您的位置: 宁德信息港 > 金融

和平饭店分集剧情介绍3139集

发布时间:2019-06-09 15:02:47
婴儿发烧39度怎么办
婴儿发烧39度怎么办
婴儿发烧39度怎么办

电视剧《和平饭店》已于近日正式收官,该剧自播出以来收获了众多好评,赢得许多友的喜爱,下面为大家带来了和平饭店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31集:陆戴玲被陈佳影斗败仓皇出逃

裴秋成让护士给傻狍子注射大量强心剂,护士提醒他,这样会加速犯人的器官衰竭,听到这些,裴秋成并不在乎,他只需要傻狍子能开口说话,有几分钟的清醒时间就可以了。

野间课长告诉大佐,那个众筹项目目前有大户在疯狂出仓,日下大佐对窦仕骁下了命令,加速解开层层疑问,窦仕骁建议带着陆戴玲和陈佳影,让他们对质和求证同时进行,在陈佳影即将要和陆戴玲去对质时,王大顶提醒陈佳影,陈氏兄弟这个骗局至始至终没有告诉日下大佐,这个是硬伤,而陆戴玲一定会告诉大佐有关陈氏兄弟的事情。他让陈佳影提前做好准备,陈佳影告诉他,日下大佐并不会只相信陆戴玲一人之词,德国人该隐在没有弄清事实之前一定会保持缄默;苏联夫妇和美国人在心里上讲都不希望陆戴玲的贪念得逞,他们会朝陆戴玲相左的方向说;而陈氏兄弟为了撇清自己,一定会极力靠近陆戴玲,甚至为了保身会给自己泼脏水,他俩本来就是骗子,说得多反而会适得其反,大佐会觉得他们和陆戴玲是里应外合。

在日下大佐面前,陈佳影指认陆戴玲和陈氏兄弟是一伙的,他们一起扮演双簧,将苏联夫妇与日本人玩于鼓掌之间,陆戴玲处心积虑地让大佐怀疑王大顶和她,是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时间来周旋,编出种种谎言蒙蔽别人,让别人以为政治献金是骗局,好让自己的阴谋得逞。陈佳影笑话陆戴玲,是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看到陈氏兄弟被暴露了,为了获得大佐的信任,搬出老犹太要逃跑种种漏洞百出的幌子,陆戴玲揭露陈佳影在偷换概念。

陈佳影告诉大佐,既然陆戴玲说自己是南京方的代表肯定有身份函,不妨让陆戴玲拿出来。提到身份函大家忽然觉醒,这个陆戴玲从来都见过她的身份函。大佐让陆戴玲拿出身份函,陆戴玲慌了,说是李佐拿走了,野间课长让陆戴玲提供号码,陆戴玲被迫说出了李佐的联系方式,大佐立即查出了号码的出处,并让便衣跟踪监视。李佐房间的铃声响起,便衣闯了进去,发现屋里并没有任何人。大佐开始怀疑陆戴玲。

傻狍子被注射了大量的强心剂之后,缓慢的苏醒了,他一眼看到了刘金花,叫她嫂子。裴秋成赶紧把傻狍子抬到大佐面前,陆戴玲以为有了傻狍子陈佳影这次死定了,她得意地走到傻狍子面前,傻狍子径直冲着陆戴玲叫嫂子。日下大佐已经被激怒,他命令手下人把陆戴玲和死掉的傻狍子绑在一起,让陆戴玲感受一下死亡的味道。

窦仕骁把裴秋成推进屋子里,他几近疯狂地捶打着裴秋成,责备他为什么不让陈佳影避嫌。裴秋成反击窦仕骁为什么总是不相信自己,日下大佐已经暗示他让他密切注意窦仕骁,如果真想要加害窦仕骁,什么都不用做,等他撤职就可以了。面对眼前这个敢于和自己叫板,又声称完全为他考虑的裴秋成,窦仕骁也是越来越看不清楚了。

宪兵队满大街都在寻找李佐,而真正的李佐故意化装成瘾君子躺倒在大街上,被那人先掌管的宪兵队拘留到监狱。危险的地方就安全,李佐安静地待在监狱里等待着和陆戴玲的碰面。

王大顶刘金花和陈佳影回到房间,王大顶念念不忘自己的弟兄傻狍子,刘金花紧紧抱住了王大顶,给他安慰。看着眼前这对患难夫妻,陈佳影想起了唐凌,她的爱人以前也曾这样拥抱过她,给她力量和安慰,他们一起憧憬着未来,憧憬着等到国家繁荣昌盛之后,各自做着开心的事情,唐凌还想成为医生或者魔术师,为他们的孩子表演魔术。

大当家遣散了黑瞎子岭所有的弟兄以后,她一个人在黑瞎子岭每日每夜都在自责,回想起和唐凌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自己竟然那么愚蠢,他的哥哥明明提醒过她不能突袭和平饭店,让一切都听唐凌的,可自己却一意孤行。煤球问大当家打算怎么办,大当家说等哥哥回来,自己就去找像唐凌那样的人,如果找不到就终身不嫁。

王大顶想要接替唐凌照顾陈佳影,他询问陈佳影愿不愿意作他的大老婆,他说自己必须娶刘金花,不然显得自己不仗义。陈佳影并没有回答他的话,随之将自己的托付告诉了王大顶。

日下大佐叫来陈佳影商议,德国 经济观察团路德维希会长上午会来这里视察,陈佳影建议在政治献金还没有调查出来前,先隔断各国使者与间谍的联系,尽量拖住他们,尽快查到李佐的下落。日下大佐命令把李佐的照片发下去,分开寻找,那人先认出了李佐赶紧让手下看住那个瘾君子,手下人说他拘禁时间已到刚刚给放走。

办公室外忽然传来警戒声,陆戴玲袭击了两名便衣潜入运尸车逃跑了,陈佳影判断陆戴玲逃脱时衣冠不整,应该会先去找衣服,建议士兵去浴室或者服装商行去寻找,她还安排野间课长继续注意众筹项目的资金流动向。野间课长打断了陈佳影的话,在新佑课长对陈佳影的鉴定函没有到来之前,他们不会让陈佳影再参与任何行动。

第32集:陈佳影挟持日下大佐 王大顶回到黑瞎子岭

野间课长毫不掩饰自己对陈佳影的怀疑,让她理解作为一名南铁机要人员要保持的职业素养,一切要等到新佑课长对她身份的证实之后再行动。陈佳影指责野间课长愚蠢,继而转向大佐那里,告诉他自己有办法截获政治献金,抢到那笔钱,日下大佐还是紧紧抓住她的身份不放,在靠近日下大佐的时候,陈佳影立刻截了日下大佐的枪,顶着日下大佐的脑袋,绑他作人质,逼迫所有士兵放下武器。

随后陈佳影让窦仕骁把王大顶叫来。窦仕骁回到王大顶所在的房间,告诉王大顶大结局快要到了,陈佳影已经劫持了日下大佐。王大顶听了心里大惊,他想起了陈佳影昨晚对自己的托付,陈佳影托付他出去的时候带刘金花走的越远越好,让他们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带黑瞎子岭的兄弟走上正轨。窦仕骁把王大顶带到陈佳影面前,用枪也顶着王大顶的脑袋,双方在僵持,陈佳影先放了一枪让窦仕骁看到自己的底线。

陈佳影为王大顶和刘金花要来了脱身官碟。王大顶和刘金花终于走出了和平饭店,他立刻和自己的妹妹取得联系,然后抢了一辆警车甩开了跟踪他们的特务,带着刘金花开车驶进了陆戴玲消失的地点樱花大道。王大顶闯进警务局,命令警务局的头子白言良听从自己的指挥,在全城贴满陆戴玲的画像,就说她是一个诈骗团伙的核心人员,让所有人提高警惕,见到此人无论她说什么话都不要相信,一定要报警。接着王大顶让警务局的警察扮成诈骗团伙,搜查外籍人员的住处,见到没有人在家就进屋里抢钱,一听可以进屋里抢钱士兵们士气大涨,在樱花道凡是没人的屋舍都破门而入,私拿金条哄抢值钱的东西,激起众怒,把一切全都嫁祸到陆戴玲身上,让陆戴玲无处遁形。士兵们得到了好处,对王大顶言听计从,王大顶找了个借口支开了白言良,带刘金花去更衣室换上警服,悄悄地溜走了。

陆戴玲混进了浴室,换上了和服,扮成日本人的样子,她看到全城贴满了自己的画像,非常恼火,不敢声张,只能像过街鼠一样处处小心,时刻准备逃窜。

路德维希会长马上就要到和平饭店了,陈佳影让野间阻断任何一个间谍对路德维希会长可能有的联系,告诉野间课长用自己绑架了日下大佐并要求其他人员陪绑的借口搪塞路德维希会长,然后把路德维希会长禁足在和平饭店,尽量拖延时间。

王大顶和刘金花终于和大当家团聚了,大当家抱着哥哥满腹委屈,她跪在王大顶面前请求原谅。王大顶把刘金花交给了大当家,他还想着回和平饭店救陈佳影。刘金花拉住了他,告诉他如果现在折回去,自己也会跟着去,但陈佳影所付出的一切代价就全部白废了,陈佳影在意的是王大顶的安全,既然她绑了日下大佐,心里就一定有对策,让王大顶不要去添乱。大当家想起唐凌的死就是自己不听劝阻造成的,她命令了王大顶必须现在回黑瞎子岭。

日本兵把各国间谍统统关押到赌场,防止他们和使馆任何人接触。各国间谍非常不满,士兵用枪来威胁,美国乔治白分析着眼前的局势,察觉到一定是德国会长来了,他和陈氏兄弟苏联夫妇商议把该隐灌醉,一切万事大吉。

野间接见了路德维希会长,他解释说之所以将该隐隔离是因为陈佳影挟持日下大佐,并要求所有的人陪绑。他带路德维希去看该隐藏在楼顶隔板里的枪支,暗示他们日方已经知道了该隐私卖军火给东北抗日势力。

窦仕骁和裴秋成计划着怎样除掉陈佳影,窦仕骁让裴秋成用送水的幌子打开日下大佐被禁足的房门,吸引陈佳影的注意,自己在门口一枪击毙陈佳影。裴秋成顺利敲开房门,为接下来的一枪击毙做铺垫,窦仕骁正准备开枪的时候,门外出现了一阵骚乱,他们中断了计划。

该隐假装已经醉酒瘫睡在椅子上,陈氏兄弟和美国乔治白和苏联夫妇开始放松了警惕,自顾自的喝起酒来,趁着空档,该隐拿起一筐酒瓶砸开了赌场的门,逃了下去,日本兵开始拦截,苏联夫妇、陈氏兄弟和美国间谍也纷纷跑下楼,双方开始起了冲突。路德维希听到了该隐的呼救,推开了野间的阻拦,径直走了过去。

日下大佐听到了响动,陈佳影告诉他,该隐的下去让政治献金提前曝光。

第33集:各国使者来到和平饭店坐等分钱

王大顶跟着大当家回到黑瞎子岭,他反复给自己妹妹做工作,自己不想像老犹太那样在懊悔和追忆中过一辈子。刘金花听到王大顶的话,拿起了手枪要自杀,她绝望地告诉王大顶既然他都活不了那自己也不活了,幸好王大顶及时抢下了手枪。王大顶对刘金花说今后他们还要生一大堆孩子,现在她死了留下他一个人怎么活,并且答应刘金花和自己妹妹一定会活着回来。

该隐和路德维希会长碰了面,商议着四亿日元现在在东北抢不抢,那日先知道了窦仕骁为了营救大佐才让德国的该隐逃了出来,他责怪窦仕骁坏了大局,日本根本不缺一个大佐,现在德国人已经知道政治献金了,又多了一个人瓜分财产。

陈佳影还在劝导日下大佐放下猜忌,服从自己的安排,日下大佐说怪只怪当初自己看错了人,押错了宝,他揭示了陈佳影的预谋,随着王大顶消失的无影无踪,政治献金在时间的延续中会一点一点彻底瓦解。随即提醒陈佳影如果王大顶不回来,自己会亲手杀了她。士兵来报苏联领事馆和美国东亚事务观察组都已经派人前来,野间课长叹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窦仕骁告诉野间,一切都是陈佳影的阴谋,王大顶也是她故意放跑的。野间课长并没有把窦仕骁的话听进心里,他依然对陈佳影心怀希望。

王大顶告别了自己的妹妹和刘金花,孤身一人乘着小船回到高兰市。和平饭店里一片喧嚣,德国佬把政治献金的信息弄得沸沸扬扬,窦仕骁告诉那人先,自己准备出去找李佐,尽量挽回损失。

王大顶在报亭给陈佳影打,说自己一定会带着李佐来见她,陈佳影非常感动。王大顶的让窦仕骁和日下大佐很意外,陈佳影亦正亦邪的身份让他们非常迷惑,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答案。

在和平饭店的赌场里,各国间谍喝着酒述说着闲话,美国乔治白告诉陈敏章,他看到了陈敏章朝着拿手枪的窦仕骁扔酒瓶子,而当时陈佳影的大门敞开,明显是在暗示陈佳影有危险,以他多年的情场经验判断,陈敏章一定是喜欢上了陈佳影。陈敏章乐了,笑谈在绝境中因为恐怖而爱上一个人也很正常。

王大顶在大烟馆找到熊老板的手下,狠揍了他,终于套出了熊老板的藏身地,他只身去见熊老板,并拿出野间课长给他的官牒,让熊老板协助自己尽快找到李佐,见到熊老板没有答应,王大顶提出用自己的人头来交换,熊老板立刻拍板同意了。

窦仕骁向陈佳影请示了目前各国使者已经开始骚动不安的状况,陈佳影让窦仕骁转告野间课长,尽量拖住各国代表,让他们相互猜疑,挑起内讧。

熊老板的手下已经调查清楚李佐的下落,在六安渔馆的一只破船上,王大顶按照地址寻去,背后却挨了李佐的黑棍,晕了过去。李佐把晕掉的王大顶扔到船舱底下,自己出去安排离境事宜。

刘金花和大当家在回黑瞎子岭的路上,忽然改变了注意,她让大当家和煤球跟她一起掉转头救王大顶,说三个人联合总能帮助到王大顶,大当家同意了,

王大顶苏醒后发现自己被锁在船舱底部,他设计蒙骗李佐的手下,假装自己已经中弹死了,引他进到船舱,自己用渔叉在后面偷袭,终于成功脱身。

日下大佐告诉陈佳影,如果新佑课长来函证明陈佳影身份属实,会把这次被绑当做一场游戏,还直言陈佳影把宝全部押在王大顶身上未免太冒险,陈佳影告诉大佐,自己并不怀疑王大顶的能力,她非常信任王大顶,这种信任不紧紧是源于爱情,还源于自己对他的了解。

第34集:日下大佐让裴秋成代替自己行使特权

野间课长带各国使者去看陈佳影绑架日下大佐的事实,他想借此拖住各国使者,让他们相信并不是日方限制他们的信息沟通,一切都因为陈佳影提出的陪绑。美国乔治白看到他们的国家代表珍妮,大声告诉她,政治献金他们一直都盯了很久,日本方确实截获了不少的线索,那么作为回报,政治献金自然也少不了他们的。珍妮完全领会乔治白的意思,她告诉野间课长,自己一定会在和平饭店坐等的结果。

日下大佐以需要照顾为由,让裴秋成留在自己身边。各国使者和野间课长走后,日下大佐让裴秋成作个见证,见证他是如此仰慕陈佳影,陈佳影聪慧,料事如神,为了实施自己的计划,甚至不惜铤而走险,绑架高官。随即日下大佐又说出了自己的判断,陈佳影之所以百般计划,处心积虑,无非是为了迷惑所有人,让他们相信和平饭店只有政治献金这件事,事实上还有比政治献金更重要的事情,它的重要性远远高于四个亿,可以改变世界格局。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但能清楚地感觉到这件事情很惊骇,能让自己的敌人那么紧张,证明一定能威胁到日本今后的命运。随即大佐命令裴秋成去自己的房间拿到军刀,军刀在手可以代替大佐行使特权。他让裴秋成在和平饭店发生一起重大意外,平饭店所有人都必须葬送在这里。

刘金花和大当家看到陆戴玲和李佐的接洽,李佐告诉陆戴玲今晚九点半飞机起飞,让她联系南京政府的人在天津迎接,随后陆戴玲要回了自己的身份函。刘金花让大当家和煤球跟踪陆戴玲,声称不为难女人的女人不是好女人。

和平饭店里,窦仕骁下楼的时候看到裴秋成,问大佐怎么回事,裴秋成并没有告诉窦仕骁实情,他去大佐的房间拿到军刀,打开刀鞘,贪婪的欲望在寒气逼人的刀光中肆意扩张。

窦仕骁向野间课长请示,自己要和裴秋成出去一起寻找李佐,以警方的能力想要找到李佐并不比王大顶慢,他说现在王大顶身份不明,不能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王大顶身上,如果日方能早一点发现李佐,那么政治献金他们说了算。

陆戴玲给陈佳影打,赌她们俩谁能赢。野间课长监听到,开始对陈佳影有所怀疑。陆戴玲拿回身份函后满怀信心地来到宪兵队,就在宪兵队的门口,煤球装作路人不小心撞了她,然后把陆戴玲的身份函偷走。陆戴玲发现身份函没有了只得去追。宪兵向野间课长汇报,陆戴玲已经在门口等候,可是转身又跑开了。野间课长又纳闷了,陆戴玲在联系关东军后自己又跑掉了,到底在玩什么。窦仕骁提醒他,为了以防万一,必须把王大顶手中的官牒作废掉,并抓捕归案。

裴秋成拿到了军刀,将赌场的出口用木板钉死,然后倒上白酒,准备放火。

陆戴玲一路追着煤球来到庙里,被大当家挟持,大当家看到陆戴玲被绑后,让煤球给王大顶传话,说他想要的女人已经逮着了。

从渔船千辛万苦逃出来的王大顶,在熊老板那里得知李佐的下落,他没有片刻停留,直奔李佐的方向跑去。途中被日本便衣发现,差点被抓了去,幸亏煤球及时赶到并打晕了日本便衣,煤球告诉王大顶,陆戴玲已经被他们掌控了。

王大顶兴奋地跟着煤球跑到土庙,正准备好好表扬一下老妹,推门一看,妹妹和刘金花都被绑着,陆戴玲完好地站在他们旁边,用枪顶着她们的脑袋。

第35集:陆戴玲被害 刘金花拨通了幽灵

王大顶看到自己的妹妹和刘金花都被绑了,后背发凉,一个小时前,大当家靠近陆戴玲时,不小心被她顶了,于是情势逆转,陆戴玲把王大顶和煤球也绑了,她得意地告诉王大顶,之所以自己不马上杀了他是因为留着他们陈佳影会死得更快。

陆戴玲把他们关在庙里,自己朝宪兵队方向走去,在路上,她打开了自己的身份函,上面画了一头猪,陆戴玲快气爆了,她举着枪返回去,王大顶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四个人一齐上阵,终于把陆戴玲打晕了。这时宪兵队听到庙里的枪声闻讯赶来,王大顶他们因为藏在破庙的地道里才得成功脱险,他们把陈佳影关在的地窖里。

士兵们在被木板钉死的赌场周围倒满了白酒,裴秋成拿着大佐的军刀,宣告他要遵从大佐的意愿,制造火灾事故。窦仕骁很惊讶,裴秋成说大佐觉察到赌场里面有个重要人物,一时找不到,只好全部杀掉。陈佳影喊来窦仕骁,她告诉窦仕骁大佐疯了,如果现在把各国的间谍杀掉,日本将成为世界公敌。日下大佐随后命令裴秋成点火,裴秋成用日语命令在场的士兵做好点火准备。听到裴秋成说的是日语,那人先和窦仕骁都很惊讶,窦仕骁从来不知道裴秋成竟会日语。

王大顶和刘金花跑出去,因为官牒被作废了,他很着急,陈佳影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才导致官牒作废。大当家猜测也许陈佳影已经死了,刘金花提醒他们现在是玩命的时候不是悲观的时候。王大顶安排大当家和煤球去跟踪犹太人,他和刘金花去救陈佳影。

大当家和煤球去犹太人卡林斯巴的家里,卡林斯巴以为闯到家里的是宪兵告示上的强盗,几次想打报警都被大当家挡着了。大当家告诉犹太人他们只是帮着保护财产,犹太人拿出来政治献金,那只是一盒钻石。

窦仕骁劝诫裴秋成,陈佳影已经被查出来是共产党了,事情已经解决了,没必要全部杀掉,那人先也附和道日下大佐有时候并不一定清醒。裴秋成拿大刀威胁窦仕骁,随后开始点燃火柴,千钧一发时刻窦仕骁打晕了裴秋成,为了阻止大佐的手下人点火,窦仕骁劝阻士兵稍等片刻,他把那个核专家查出来就是了,于是他捅开了赌场的门,叫嚣着核专家出来。

日下大佐大骂窦仕骁坏了自己的事,陈佳影用枪托把大佐砸晕了。美国乔治白、陈氏兄弟和苏联夫妇他们一致同意让真戏假做,先把犹太人扔出去,如此轻易就把核专家交出去,恰恰会引起日方的怀疑。楼下的各国特派员听到楼上的响动,跟着野间课长上了楼,赌场内的间谍终于被营救出来,包括老犹太。陈佳影看到局势稳定,人质安全了,她放下了手枪,被窦仕骁押下楼。

王大顶占领了两江会船坞公司,他自己挡在门外抵挡日本人,让刘金花在屋里拨打幽灵,门外几十名日本帮凶一齐围向王大顶,王大顶以一当十拿命去堵住房门,刘金花在屋里匆忙拨打幽灵,她告诉地下党同志速去天津迎接晚上九点半来自东北的飞机。地下党同志立即向上级领导请示,立即让天津方的地下党做好迎接准备。

窦仕骁知道不及时抢到政治献金,日下大佐是不会放过他的,便衣宪兵告诉窦仕骁,王大顶找过熊老板,之后熊老板的手下就在追查李佐的下落。窦仕骁来到熊老板的住所,他拿枪指着熊老板逼问李佐的下落。

拨打幽灵之后,王大顶打晕了李佐并拖到渔船上,李佐醒后王大顶让他认清局势,现在各国都知道李佐和政治献金有关,而他们则专门保护犹太人的财产使之安全转移,陆戴玲已经被他们杀掉,天津方面早已有人等候在机场,犹太佬只要下了飞机,就会有人立刻拿到行李箱护他周全,到时候各国间谍发现竹篮打水一场空,一定会找他算账的,到那时他那张白净的脸将无处遁形。随后王大顶告诉李佐,可以给他留条活路,交换条件是配合自己演出戏。李佐说自己考虑一下。

第36集:政治献金悄然失踪 老犹太解脱嫌疑

熊老板告诉窦仕骁,李佐藏在六安码头,至于之后王大顶是不是去到那里,他不知道。窦仕骁很疑惑熊老板为什么主动帮助王大顶,熊老板告诉窦仕骁,王大顶拿着自己的人头来交换,当然会同意帮他。

老犹太经不住严刑拷打终于承认自己就是核武器专家,日下大佐向陈佳影宣告自己已经找到核专家了,陈氏兄弟对此也没有否认,陈佳影祝贺了日下大佐的成功,并且催促日下大佐早点把老犹太送到日本,为国家做贡献。日下大佐有点懵,他原本会以为陈佳影会极力论证老犹太不是核专家,而现在恰恰相反,日下大佐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李佐很快就答应王大顶配合他演戏,并主动提出可以先开动船的引擎,这样等他们退到船上,船就能马上开动了。门外一声枪响,窦仕骁赶来了,他找到两江会船坞公司,并极力封锁,李佐配合着王大顶演出自己绑架他的假象,王大顶大呼救命,窦仕骁冲动之下开了枪,紧接着枪声四起,李佐死于乱枪之下。王大顶看到情势不对,立刻跳下船,刘金花在船一角看到窦仕骁要来抓自己了也立刻跳下船。

突发而来的状况让窦仕骁瞬间明白,自己中计了,这或许是王大顶专门把他引到这里,借自己的手杀了李佐,李佐死了,政治献金就再也找不到了。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半,犹太人卡林斯巴开始登机,日本宪兵赶来搜查他的行李,在行李箱里,除了简单的几件衣服,并没有任何发现,日方只得放走卡林斯巴,飞机临起飞时,警务员交给了卡林斯巴一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打开来看钻石完好地在里面。政治献金终于平安完美地送了出去。

那人先向大佐汇报,美方代表决定放弃追踪政治献金想回国,苏联代表也是如此。野间课长说在政治献金没有找到之前,所有人都不能离开饭店。日下大佐告诉野间直觉告诉他政治献金已经溜走了,野间说现在再也不能再用直觉做事了。日本宪兵这时告诉大佐一些讯息,之前他们在暂扣和平饭店宾客的可以物品时,曾经扣押了老犹太没有撕掉的一些稿纸,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数字和公式。日下大佐立刻让士兵拿来了未剪掉的稿纸,问老犹太上面写了什么,老犹太推脱说是概率,自己为了赌博成功就用概率来推算。随即大佐让野间课长配合着出一些概率问题,看老犹太是否会解答,结果老犹太的计算完全正确。大佐几乎要癫狂了,他大叫核专家不是这个犹太佬。野间为了缓和大佐的情绪,让护士给他注射了镇静剂。

和平饭店的一楼大厅里,美国乔治白和瑞恩问他们国家代表珍妮能否带走老犹太,珍妮的回答是否定的,他们现在没有理由带老犹太走,日方会怀疑的,乔治白和瑞恩没想到换来的是这个结局,他们处心积虑寻找的财富计划还是不能实现。这时陈氏兄弟神气地出现在一楼大厅里,他们已经从地下室的刑讯室放了出来,患难与共的经历让他们忘记了从前的恩怨,短暂的欢愉让他们又一起举杯,庆祝更加美好的明天。

政治献金悄无声息地得到化解,老犹太也洗脱了核专家的嫌疑,陈佳影觉得自己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她的嘴角浮出微笑,接下来她已经做好了坏的打算,从容的面对牺牲。在饭店封锁的第九天,高兰市幸存的地下工作者老左来到王大顶和刘金花的藏身地,开始实施营救陈佳影的行动。

眼下能证明陈佳影身份的只有新佑课长的那封信件了,窦仕骁提议利用这封信件做局,引王大顶出来抢劫,借此调查陈佳影的身份真伪,野间课长觉得多此一举,日下大佐很不甘心,他也想再次证明自己的推测,野间课长提醒他,如果新佑课长的信件上证明陈佳影的身份属性是正确的话。他们就等着切腹谢罪吧。

王大顶找熊老板帮忙,他对熊老板说干完这一票,自己的人头就交给他了,接着王大顶说出了自己的计划。窦仕骁安排合香拿着假信函先去和平饭店引王大顶出现,合香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恶意行为,得知合香平安顺利地到达和平饭店,窦仕骁开始苦笑,接着他自己拿着新佑课长的信函准备去和平饭店,路上忽然有人抢走了窦仕骁的手包,然后王大顶恰好经过并截获了手包,随后窦仕骁赶到,看到王大顶拿回了自己的手包,他准备押送王大顶到宪兵队,这个时候熊老板来了,熊老板以拥有王大顶的人头为由,又把王大顶带走了,窦仕骁在后面跟着他,看他怎样要了王大顶的人头,在窦仕骁认真看王大顶受刑的时候,熊老板手下悄悄把电报掉了包。一切都在不易察觉的情况下进行。尽管王大顶受了血光之灾,自己的小手指被熊老板切掉,但他依然觉得付出的代价非常值得。

第37集:陈佳影开始反击 论证窦仕骁才是共产党

熊老板问王大顶到底为了谁竟连命都不要,王大顶说自己遇到了一个人,她让自己变得有韧性,有信仰,变得强大,不再患得患失,为了这个信念,连牺牲都变得美好。

窦仕骁把王大顶带回宪兵队,然后把新佑课长写的密函拿给野间。再次回到和平饭店,王大顶心情澎湃,他大声喊着陈佳影的名字,陈佳影也回应着他,此时此刻两人的心无比靠近。

熊老板把酬金拿给梅姐,这位梅姐造假文件能力,却甘愿在熊老板手下工作了很多年,这次她用吹风机在信封下面将电报上的蜡印稍稍烘软,再用薄刀片划开,回封也做的非常精巧,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梅姐告诉熊老板,信件内容用的是专用密码,她没有办法改动,只能照着原样抄写了一遍,所以除了稿纸不同,内容和原稿件一模一样。

野间课长看到新佑的信件后震怒,新佑课长申述的是王伯仁只是他和陈佳影虚拟的人物,事实上根本不存在这个人,而他亲眼看到的是王伯仁撞见了陈佳影的婚外情还被害在荒野,野间抓起陈佳影的衣领,咆哮问道她到底是谁。陈佳影接过信件,说狗神密码已经泄露,这封信函是假的,机构内部的信件只用专用的纸张,而这张函只是寻常的稿纸,分明是内部机构动的手脚。看到这个掉包过的赝品,野间说不出话来。

窦仕骁又开始审讯王大顶,他戏谑道如果他和王大顶的身份不敌对,或许真能成为朋友,王大顶和陈佳影的里应外合,竟然屡次能把谎言圆满的滴水不漏,还险些把自己陷害进去,窦仕骁心里确实佩服。野间来问窦仕骁,拿信件的过程有没有出现意外,窦仕骁说信件一直都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大当家向老左发出疑问,信件内容一样,稿纸变了,换汤不换药,日本人能放过陈佳影吗,老左说陈佳影看到信件一定知道地下党同志在配合她颠倒乾坤了,而野间会去调查信件的真伪,他在哪调查,地下党同志就在哪里改动,而野间在中继站会看到截然不同的内容,一定对中继站的信件内容深信不疑,所以陈佳影的身份将会得到彻底翻盘。

果然不出老左所料,地下党同志刚把中继站的信件改动后不久,野间就打来了,士兵把信件内容读给野间,果然和窦仕骁拿来的信件内容大相径庭,王伯仁真实存在。野间告诉大佐,从新佑课长的信件可以看出是有人故意陷害陈佳影。窦仕骁竟然说信件一直都在他的视线中,这显然是谎言,野间告诉大佐他怀疑窦仕骁有可能是共产党,石原的死到现在还是一个疑问,而当时所有人的行踪只有窦仕骁不确定。把别人栽赃成共党,真正的共党才有可能脱身。

日方情报员向大佐汇报,从众筹项目中流出的四亿日元并未套现,而是转到了一个幽灵账户,转账的同时,犹太银行一批等价钻石秘密销账。

野间向陈佳影陈述,他们一直认为四亿日元是现金,结果忽略了替换品,犹太人把它替换成十二颗钻石,只有机长和李佐知道这个秘密。钻石安全送达之后,中共时间公开发表声明,政治献金是个谎言,南京政府紧接着辟谣,他们还要追究造谣者。陈佳影反唇相讥,在犹太人运送钻石的时候,他们还在逼迫老犹太做数学题,窦仕骁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在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他才是的嫌疑,是共产党。

窦仕骁叫来了熊老板,当面向他问假信件的事情,熊老板矢口否认,他并不知道窦仕骁手包里面装有什么,更不知道怎样掉包,并且整个过程中窦仕骁一直也都在场。熊老板走后,窦仕骁气急,他说莫须有的事不能拿来捕风捉影,再说又有谁能证明陈氏兄弟确实是个骗子。陈佳影接招,她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证明陈氏兄弟是骗子。

陈佳影拿政治献金询问陈氏兄弟情况,陈氏兄弟曾说各国都在对政治献金明争暗抢,现在询问各国代表真相,各国代表极力撇清他们与政治献金的关系。陈佳影成功地证明陈氏兄弟是骗子,现在连陈氏兄弟自己都承认自己是骗子。终于自己是共产党的身份被撇清,陈佳影故意装作委屈的大哭,野间课长要下命令让窦仕骁放了王大顶,陈佳影阻止了。她不想轻易就放过窦仕骁,她要亲自让大佐看到窦仕骁现出原形。

大佐听到陈佳影说石原和老犹太的事件都是窦仕骁精心策划的,他有所触动,当初自己让裴秋成在顶楼制造一起火灾事故,窦仕骁拼命阻拦时自己就有了疑问,共产党的的信仰就是解放人类,而窦仕骁在那时确实很可疑,陈佳影让大佐把运送老犹太的活交给窦仕骁做,看窦仕骁的表现就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共产党了。

大佐让窦仕骁完成一项任务,老犹太心脏不适,需要送医院治疗,大佐让窦仕骁和裴秋成一起把老犹太送到医院后,途中制造机会让老犹太逃走,然后在后面跟着老犹太,看老犹太到底被谁劫走,如果是美国和苏联人营救他,当场把老犹太击毙,如果没有人劫持老犹太也一样给干掉他,大佐要让苏联和美国人看到老犹太的尸体,他们的表情会告诉自己真相。

第38集:和平饭店封锁解除 各国使者纷纷回国

日下大佐忽然给窦仕骁派了这么个任务,窦仕骁心里很没底,他赶紧跑去审问王大顶,想从王大顶嘴里套出真相,他把王大顶腿上刚愈合好的伤口踢爆,还是没有从他嘴里套出任何话来。陈佳影告诉日下大佐,王大顶和她为了查出共产党付出很多代价,今后要弥补他们。

老犹太被送到医院,窦仕骁带着裴秋成仔细检查了医院每个出口,并分别安置了便衣。地下党老左带着刘金花潜入医院,换上护士的衣服,士兵看老犹太苏醒以后,故意找个借口抽身,老犹太溜了出来发现并没有人,老左趁机把他拐进医院一个出口,并让老犹太换上医生的衣服,然后煤球开来日本的急救车把老犹太他们接走了。

裴秋成提出了他的疑问,如果老犹太很重要,难道没有人去救他吗,窦仕骁大惊,赶紧去老犹太病房查看,老犹太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裴秋成发现医院一个出口的门没有锁,窦仕骁说自己明明落锁了啊,裴秋成一脸的不信任,让士兵把窦仕骁抓了起来。

载着老犹太的救护车在行进的路中坏掉了,挡住了宪兵警车的路,老左和刘金花临危不惧,巧妙的避开了日本宪兵的怀疑,日本宪兵还帮他们推了车,老犹太终于回到大当家那里,他激动地抱住大当家,他说就知道大当家会来救他的。

陈佳影开始审问窦仕骁,她揭示窦仕骁是掌握了狗神密码的共产党卧底,先是和同事姚苰携手,在运送菜肉车上贴上纸条通知外联开始行动,姚苰暴露后,他变得沉默,很少开口,是因为自己要代替姚苰的任务,他利用陈佳影和王大顶查找到政治献金的秘密,之后处心积虑地把陈佳影和王大顶诬蔑成共产党员来转移日兵的注意力,后来石原发现了他泄露政治献金的秘密,于是就杀掉石原灭口,听到日下大佐要烧掉赌场所有人,窦仕骁拼命阻止士兵点火,来保全老犹太。这些疑点无不证明窦仕骁就是共产党。

陈佳影叫来了人证王大顶,王大顶认真地回忆石原课长被害那一天,窦仕骁完全有作案时间和条件,他从401房间爬到403房间,之后陷害石原课长,所有过程被龚观察员看到,于是杀人灭口。龚观察员臀部有伤,下地都如此困难,为何在床下还和窦仕骁展开殊死搏斗,一定是龚观察员察觉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而窦仕骁杀害石原的理由是石原知道自己是共产党的真相。窦仕骁百口莫辩,日下大佐命令人把他抓捕起来。

苏联领事馆发表公开声明,他们从未参与过政治献金的任何事情,这完全是外方对他们恶意的中伤和诽谤;紧接着美国领事馆也对外声明,政治献金与他们无关,还请一些国家不要效尤;各国使馆都极力想把自己和政治献金划清界限,撇清关系。日下大佐把他们全部召集到一起,希望他们不要把脏水都泼向日本人,为了大家的安全起见全部统一口径,政治献金事件就是一个我方在和平饭店排查共党的过程中间接帮助他们破解政治献金的谣言,火灾事件只是为了排除内部的共产党所做出的一次演习。大佐总结,和平饭店终是和平的。

重新回到当初进和平饭店的房间,王大顶告诉陈佳影,自己竟然有种不舍得走的冲动。野间课长按响了门铃,他告诉陈佳影组织上把她调往印度的批文已经下来了,在动身之前可以休假,还给了她两张去朝鲜的车票,临走时野间课长告诉陈佳影,如果不是新佑前辈的电报,恐怕他永远都不知道陈佳影还是国策会社的观察员,她每季都会和日本发电报,以方便他们对日本领导层的评估。陈佳影和王大顶会心地笑了。

陈佳影终于成功被营救,老犹太也被顺利地转移走,老左向大当家告别,大当家问老左他们还有多少人,老左说很多,今后会越来越多。

和平饭店的第十天,陈佳影和王大顶终于走出了和平饭店,在新住处的楼下,陈佳影和王大顶告别,王大顶说一定会记住她的,陈佳影说如果要记住,那就记住自己的真实名字南门瑛吧。

香雉将军来和平饭店调查被闹的沸沸扬扬的政治献金事件,各国使馆代表按照日下大佐交代的统一口径,说这一切只是个谎言,只是暂时为了排查共产党而提出的方案。随后野间课长宣布排查的结果是窦仕骁和女作家姚苰都是共产党员,香雉将军听到有姚苰的名字,立即开始下了定论做出总结,在和平饭店排查中国共产党事件中,我方工作得到国际友人和爱日国家的支持,为满洲的安全立下汗马功劳,过程中外界因不明真相做出的错误判断,日方将不再回应。送走了香雉将军,日下大佐和野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和平饭店终于解除封锁,各国使者纷纷踏上回国的路程。

第39集:大结局:陈佳影金蝉脱壳 窦仕骁实为共产党

和平饭店的封锁终于解除,陈氏兄弟提着行李箱走出房门,他们发现苏联夫妇正站在他们房间门口,陈氏兄弟有点诧异问他们不走吗,苏联夫妇笑着说,为了照顾到陈氏兄弟的安全,防止日本人言而无信,他们要等着陈氏兄弟安全离开以后再走。陈氏兄弟流露出了信任的微笑,和平饭店十天的封锁,已经让他们从政敌变成了朋友。

陈佳影告诉地下工作者老左,计划的成功实施和他们的安全脱险,除了王大顶和刘金花不计自我的牺牲外,窦仕骁也提供了很多帮助,他是一个爱国者,陈佳影回忆了整个过程,窦仕骁虽然屡次对她和王大顶的身份保持怀疑,但日下大佐发出解除封锁的命令时他从未阻拦,在赌场烧人的事件中还用狗神密码给自己传递信息,极力挽回损失。陈佳影推测也许自己南铁机要人员的身份败露时,窦仕骁已经知道自己是共产党了,状况不断迭出,起先是内尔纳胶卷,然后是政治献金还有财富计划,他极力地保护自己和王大顶的周全,故意装作公报私仇的样子在中间捣乱,整个过程像走钢丝。在外要忍受日军的责难,在内还要忍受自己同志给予的屈辱,这些需要多大的忍耐和意志力。

在监狱里,裴秋成开始对窦仕骁严刑逼供,他拿出了所有的刑具把窦仕骁折磨得死去活来,还是没有任何收获,大佐让裴秋成带上窦仕骁的妻儿,这样在亲人面前窦仕骁会开口得快一点。

大当家和刘金花去接王大顶回去,王大顶说自己还有一件事情没做,刘金花毅然决然地要陪着他,他们一起潜入到窦仕骁家里,迅速制造假象,帮窦仕骁的妻儿转移。裴秋成来到窦仕骁家附近,忽然看到狼烟四起,附近的街坊邻居纷纷跑出来说窦仕骁家里传来两声枪响,然后就起火了。火灾扑灭后,士兵从窦仕骁家里抬出两具尸体,尸体已烧成焦炭。裴秋成在事发现场附近发现有黑瞎子岭留下的印记,随即向野间课长和大佐汇报,窦仕骁的妻儿已经被王大顶杀害了。

中继站的士兵送来新佑课长证明陈佳影的信件,野间课长发现这封信件用的稿纸也有问题,他瞬时明白,中继站的信件才是伪造的,而窦仕骁手里拿的才是信件的真实内容,真相已经查明,但陈佳影早已经和老左乘坐火车离开了高兰市。

野间和大佐终于明白陈佳影才是真正的共产党,窦仕骁手里拿的信件并非是他本人调包,他们去见窦仕骁,窦仕骁一把鼻子一把泪向大佐喊冤,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在怀疑并极力证明陈佳影就是共产党,可所有人都不相信他,把他当成奸佞小人看待,现在自己的老婆孩子也被害了,自己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日下大佐看着眼前这个期期艾艾的窦仕骁,心中有所动容,随即提出要对窦仕骁进行褒奖,恢复官职建议晋升,还把他所欠的高利贷全部偿清。

窦仕骁走出宪兵队,裴秋成又讨好地上前要送他回宿舍,窦仕骁把裴秋成结结实实揍了一顿,一个人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他走到家门口的角落实在控制不住哭了起来,扮成车夫并一直守在窦仕骁门口的煤球走过来告诉了他真相。

时令好像已经进入深秋,枫叶染红了整个树林,像一团燃烧不息的火焰,车站附近林叶蓊郁,到处充满着生机,空气很清新,每一口呼吸都那么通畅惬意。窦仕骁按照煤球给的地址找到了自己的妻儿,一家三口幸福地抱在一起。大当家、刘金花和王大顶也都在车站,在这里,每个人都得到了圆满,王大顶好像看到了陈佳影,短短几天的相处,她的一颦一笑,她的灵敏机智,她的聪慧和善解人意已经深深烙进了王大顶的灵魂深处,是她告诉王大顶人不仅要利己还要利他;永远不要抱怨别人没有给予自己帮助,而是自己要学着强大;她坚定的革命信仰和为了保全大局宁可牺牲小我的精神,让王大顶的灵魂得到彻底的洗礼和升华。

一行人在此分别,窦仕骁依然是高兰市一个小小的伪警长,但黑瞎子岭不再是莽撞妄为的绿林,他们在不同的战场,却有相同的革命信仰,今后也会有越来越多像他们这样的人为祖国的雄起而不懈努力。

以上就是关于和平饭店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父爱满满!陈冠希秦舒培女儿曝光 浪子终回头网友送祝福
baby玩指压板疑往袜子里套拖鞋 网友大骂玩不起就回家带孩子
刘恺威当爹又当妈接女儿放学 小糯米五官长得跟杨幂一模一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