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德信息港 > 科技

流云问道 第二十六章 冲突

发布时间:2020-01-17 03:02:34

流云问道 第二十六章 冲突

听到廖明志的疑问,吴忧的心中有些失落,如果你装聋作哑,我只会将你逼出秘境而已,但是,既然你已经说出了我的秘密,那我就不可能留下你了。

虽然杀人真的非我所愿,但是为了不为自己吸引更多更强大的敌人,我也只好杀人灭口,守住这个秘密,更何况,你是来杀我的,就是被我所杀,也只能怪你自己技不如人。

突然之间,吴忧手中的长剑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出击,速度极快,长剑微荡,震开了廖明志前来抵挡的长剑,瞬间就突破了廖明志的防御,就在这个时候,吴忧再次的施展出了剑意,手中的长剑也有了一股势不可挡之势。

廖明志的心脏仅在一瞬间就被吴忧的长剑刺穿了,恐怖的速度快到廖明志连手中的传送令牌都没来得及捏碎,心脏已碎,廖明志眼中的世界就开始变得灰暗了。

“你...你...真的...真的...”廖明志在即将死去之时,还想确认吴忧是否真的领悟了剑意,当廖明志看到吴忧点头的动作,眼中闪过一丝悔恨,悔不该留下来击杀吴忧,甚至悔不该来到这个秘境,但是已经晚了,在吴忧抽出长剑之后,廖明志就倒地不起了。

吴忧看着滴血的长剑,心中也有些感慨,为什么一定要来杀我呢?就因为我看起来很弱好欺负?难道弱的人就一定该杀吗?为什么不能好好的相处呢?难道修行路就是一条杀戮之路吗?

......

“我不信!我修行的目的就是要保护自己爱的人,锄强扶弱,平不平之事,惩该罚之人,更何况我不是一个嗜杀的人,我也不会滥杀无辜,我只杀该杀之人,我一定不会成为修行路上的刽子手。”吴忧的内心深处坚定地呐喊着。

在吴忧坚定了内心的想法之后,吴忧就拖着廖明志的尸体走向了剑碑,当吴忧激发剑碑发出无数看不到的剑芒后,便把廖明志的尸体丢到了剑碑一丈之内,廖明志的尸体瞬间就被剑芒吞噬,俨然伪造成了廖明志探索剑碑秘密而亡的场景。

当吴忧把剑上的血迹和周围打斗的痕迹都抹除后,便提剑向着山谷深处快速走去,山谷深处的学员越来越多,再加上胡天鹰和徐宏远两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时间短了还行,时间长了就有可能出现一些变故,冷锋和白灵儿难免会有危险。

就在吴忧快速的追赶徐宏远几人时,胡天鹰二人和冷锋白灵儿二人正在一个山洞内强记墙壁上的功法口诀,而胡天鹰每记一句口诀,便用手中有些乌黑的长剑毁掉了那一句口诀,也不管别人是否记下。

这就是胡天鹰,自私自利的胡天鹰哪里会管别人的看法,在胡天鹰看来,越少的人得到功法口诀,功法才能保留一分神秘,才能成为一大杀技,对自己来说也就越有利,所以,毁坏功法口诀才能一劳永逸。

冷锋和白灵儿虽然看不惯胡天鹰的做法,但是二人并没有上前阻止,而是加快了对功法的记忆,冷锋和白灵儿也是聪慧之人,过目不忘的能力还是有的,也很轻松的记下了墙壁上的金蚕剑诀。

当胡天鹰毁掉一句口诀的时候,还回过头来看了看冷锋和白灵儿,神色中还带有一些挑衅的味道,仿佛是在向冷锋和白灵儿骄傲的诉说:我已经把所有的口诀都记住了,你们是不是还差了点儿。

“哼!”冷锋看到胡天鹰的神色之后,不屑的哼了一声,强记功法而已,好像我们没有记住一样,有什么可显摆的?

虽然冷锋很不爽胡天鹰的人品,但是对胡天鹰的好运还是相当肯定的,开始的时候,胡天鹰二人在前,冷锋白灵儿在后,四人进入山洞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气急败坏的胡天鹰一脚就踢碎了山洞中央的一张石桌,接着胡天鹰就从碎石中发现了一把有些乌黑的长剑,冷锋可以肯定的是,这把剑一定是灵器,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品级。

得到灵器长剑的胡天鹰自是兴奋万分,为了测试出长剑的威力,胡天鹰挥动着锋利的长剑划过坚硬的石壁,坚硬的石壁仿佛变成了一块儿豆腐,胡天鹰毫不费力的就从石壁上切出了隐藏在这里的密室,然后就发现了山洞中的另外一番天地。

所以,冷锋和白灵儿看着胡天鹰毁掉石壁上的功法口诀并没有加以阻止,一是这里就是胡天鹰发现的,如果没有他,自己二人也不可能得到这部功法;二是胡天鹰已经得到了一把灵器长剑,冷锋害怕动起手来给胡天鹰会给白灵儿造成伤害。

胡天鹰看着冷锋白灵儿忽然间就想到了吴忧,胡天鹰想到守在剑碑处的吴忧心中就高兴不已,这个废柴还想要在剑碑处得到机缘,殊不知机缘在山谷的深处,胡天鹰知道吴忧废,但却次知道吴忧傻。

胡天鹰想到自己超高的资质,又有着这些机缘,而且在学院里还有峰主等人亲自指点,自己一飞冲天之势已成,这个一无所有的废柴吴忧拿什么和自己斗?这一刻,胡天鹰脸上出现了狰狞的笑容,仿佛胡天鹰已经看到吴忧跪在自己面前,祈求者自己的谅解。

冷锋和白灵儿看到胡天鹰脸上狰狞的笑容,不由的产生了一股寒意,还当是胡天鹰对他二人起了什么坏的心思,对胡天鹰的戒备更加的强烈了。

其实,在这之前,胡天鹰还没有和冷锋敌对的打算,毕竟对方是比自己还要天才一些的人,欺软怕硬的胡天鹰下意识的就回避了这方面的想法,但是有了这些机缘后,胡天鹰已经没有原来那么的在乎冷锋了,利益当前,胡天鹰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对冷锋出手。

冷锋胡天鹰四人在得到剑诀后,就开始继续寻找机缘,他们不知道徐宏远带着人正在快速的向他们赶去,他们更不知道,领悟了剑意的吴忧也以更快的速度向着他们赶去。

......

吴忧知道时间的紧迫,所以疾行的速度一提再提,完全没有考虑路上会遇到什么危险,晚到一分,冷锋和白灵儿就会多一分的危险,和廖明志一战浪费的时间只能通过更快的速度追回来。

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吴忧和廖明志一战却是势在必行,趁热打铁的道理吴忧还是很清楚的,而且通过这场战斗,吴忧不仅稳固了领悟的剑意,而且对剑意的理解更加的深刻了,现在,吴忧的战力已经了同龄中人不止一筹。

终于,吴忧寻着众人的足迹找到了冷锋所在的那个山洞,吴忧看着山洞,没有丝毫的犹豫,脚步点地,身影就冲了进去。

而此时,山洞深处的一个金灿灿的雕像前,冷锋左手抱着石盒,右手拿着匕首横在胸前,站在白灵儿左前方半步之处,白灵儿也将短剑拔了出来,二人俨然一副遇到大敌的状态。

“冷锋,交出石盒,我们就放过你们俩,否则你们只能捏碎传送令牌,结束这次秘境之行,你不要想着突围,如果只是你自己,或许还有可能,但是,你身旁还有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万一有什么闪失可就不好了。”胡天鹰笑看着战斗状态的冷锋说道,双眼之中也闪烁着战意。

从小到大,和同辈中人战斗,胡天鹰只输给了吴忧一次,好胜的胡天鹰不甘心失败才射了吴忧一箭,而在众学员进入学院之时,冷锋却是所有学员中闪亮的,一直衷于争夺的胡天鹰又怎么会甘心?

再加上胡天鹰得到机缘后,心中已经有些膨胀了,被胡天鹰隐藏起来的好胜之心便重新活跃了起来,自己也只是在血脉上比冷锋弱了些而已,其他的地方不会比他差,更何况,现在自己现在已经和徐宏远他们联手了,冷锋只有两人而已,不足为惧。

“小妹妹,我们又见面了,你还是来我身边吧,我会保护你的,而且还能给你很多的机缘哦。”徐宏远一脸奸笑的看着白灵儿,说话间还对着白灵儿眨了眨眼。

白灵儿看着徐宏远一脸的气愤,不待白灵儿说话,冷锋就接着胡天鹰的话说道。

“给你们可以,可是石盒只有一个,我应该把石盒给你们谁呢?是给你胡天鹰呢,还是给你徐宏远?”

说话间,冷锋还把左手中的石盒对着众人扬了扬,冷锋知道面对强敌,仅凭自己和白灵儿是不可能保得住石盒的,只能拖到吴忧到来才可能有机会安全的带走石盒。

“冷锋,你不用在这里挑拨我们,也不用拖延时间了,此刻,和你一起来的废柴吴忧可能已经永远的消失了,对了,那个废柴是死在了剑碑之下,见证他死亡的人估计也应该回来了。”

徐宏远颇为自信的说道,虽然是徐宏远派人去杀的吴忧,但是在公众场所,徐宏远也不敢直接承认,只是说成了见证吴忧的死亡。

“不可能,你一定是在骗我们,吴忧哥哥很强的,他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白灵儿听到徐宏远的话,眼中的泪瞬间就下来了,语气中透露着伤心和绝望。

“灵儿,不要信他的话,他是在磨灭我们的斗志。”冷锋小声的安慰着白灵儿,冷锋知道吴忧拥有着超强的实力,想要除掉吴忧,徐宏远只有花费巨大的代价才有可能做到。

“徐兄弟,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胡天鹰听到徐宏远说起关于仇敌吴忧的消息,也勾起了胡天鹰的兴趣,不由开口问道。

“我的一个手下廖明志会在剑碑处见证那个废柴吴忧的死亡,以廖明志的实力,足以排进新一届学员中的前二十,有他在,那个废柴无处可逃。”徐宏远仍然信心十足,一个废柴而已,还不是说收拾就收拾了。

辽阳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吉安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阜阳癫痫病专科医院
广西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淄博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