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德信息港 > 科技

天苍黄 第十七章 夜闻当年事

发布时间:2020-01-17 02:46:11

天苍黄 第十七章 夜闻当年事

夜色渐浓,顾府内与往日相同,顾硕今晚没在书房,而是在后花园小憩,两个小妾在边上伺候,池塘里传来低沉的蛙声,夜风中有淡淡的花香。更新快

两个小妾陪着小心,近老爷的火气比较大,家里除了夫人外,其他人都被斥责过,昨儿一个小子还被打了十大板,家里现在人心惶惶,谁都不敢触霉头,夫人也有吩咐,这几天要多顺着老爷的意。

“老爷,要不要听曲?”

顾硕仰躺着,微微摇头,小妾迟疑下,正要接着问,顾硕已经挥挥手,小妾犹豫下起身,幽怨的退下。

顾硕心里是很烦,宫里的指令又到了,催促加强对百工坊的侦察,提醒他,百工坊的人不是什么神仙,照样要吃饭要睡觉,要注意那些作坊,要注意那些粮食众多的世家门阀,百工坊很可能与他们有关。

看来宫里怀疑百工坊是某个世家的敛财工具,可扬州这么多世家,倒底是那家呢?该怎么查呢?

顾硕沉沉的叹口气,加入内卫这么多年,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可从来没有这次的感觉,那么强烈。

死亡,似乎笼罩在他和整个顾府的上空。

水面反射着月光,一只黑黝黝的大鸟从水面滑过,没有引起顾硕的注意,依旧盯着水中的月亮沉思,水中的月亮象被咬掉了一小块的大饼,又有点象一个苹果。

正想着,忽然感到有点异常,抬头,不由一惊,对面的位置上坐着一个蒙面黑衣人,黑衣人沉默的盯着他,面巾外的那双眼睛漠然,毫无生气。

“你,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顾硕大惊失色,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这后院要进来可不容易,院子四周隐藏着几个暗哨,可这些暗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黑衣人突兀的出现自他面前。

黑衣人没有答话,顾硕忽然想到这是自己家,黑衣人看上去好像没那么多恶意,他慢慢平静下来,正要开口,这时黑衣人伸出手来,手掌上有一块洁白的玉牌,顾硕脸色大变,慌忙站起来。

“大人。”顾硕低低的叫道,黑衣人示意他坐下。

顾硕老实的坐下来,黑衣人将玉牌收起来,顾硕拿起个茶杯,小心的倒上杯茶放在黑衣人面前,刚走的小妾若是看到他这模样,定然会以为自己多虑了,原来老爷子的心情并非那样差。

“宫里的信收到了?”黑衣人的声音很低,但在顾硕耳里,却十分清晰。

顾硕点头,恭敬的答道:“是,命令已经传下去了,大人此来也是为百工坊?”

黑衣人没有回答,而是将玉牌放在顾硕面前,顾硕拿起玉牌仔细看了一遍,然后恭敬的将玉牌放回黑衣人面前,黑衣人将玉牌收起来。

“到现在为止,你都找到那些线索?”黑衣人问道,顾硕更加确定,这是宫里派来的,专门针对百工坊的人,于是更加小心了。

“回大人,现在几乎没有,这百工坊,”顾硕苦笑下:“属下无能,有两条线索,可属下觉着都不是真的,更象是对方有意放出来的。”

“有意放出来的?”黑衣人冷冷的反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宫里调查百工坊的消息已经泄露了?”

“不,不,”顾硕连忙否认,黑衣人凌厉的眼神让他很是恐惧,长期在内卫中,更深知内卫的恐怖,背脊上冒出股股汗浆,迅速浸透了他的外套。

“近宫里催得急,所以,属下调集了所有下属,抓紧调查百工坊,有可能是有人太急了,以至暴露了形迹,所以,人家这才故意丢出点东西来。”顾硕解释道。

“那是谁?”黑衣人冷冷的问。

顾硕心里一颤,迟疑下:“大人,他们也是无心之过.....”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无心之过?”黑衣人冷冷的反驳道:“是谁?”

“一个是丹徒的魏江,一个是永平的王山。”顾硕无奈的答道。

黑衣人轻轻哼了声:“把你下属的内卫名册给我,这两地可不近。”

顾硕迟疑下:“大人,这是绝密,....”

“我知道这是绝密,只看不拿走,”黑衣人淡淡的说:“规矩,我懂。”

顾硕略微思索便起身:“大人请随我来。”

黑衣人起身随着顾硕向前院走去,穿过两个月亮门,来到书房,路上遇见一队巡逻的家丁,家丁看到黑衣人,都感到诧异,可看看前面的顾硕,又不敢发问,只能看着黑衣人随顾硕走进书房。

顾硕从书柜的暗格里拿出,暗格的设计很巧妙,不仔细找还根本无法发现。

名册很薄,只有十来页纸,上面用小楷记载了几十个名字,每个名字下面还有住址职业特长。

黑衣人看得很仔细,边看边想,修为大进之后,记忆力也随即强到一个他以前不敢相信的地步,前世总说过目不忘,现在他已经完全可以做到。

“六十二人。”黑衣人抬头看着顾硕,顾硕点点头:“三年前,这名册上还有八十三人,过去,三年,我们的注意力都在漕帮和淮南王身上,特别是先帝病重期间,对各藩王监控是主要的任务,还有各个世家,另外主要的是,挑起江南会与漕帮的争斗,宫里命令我们支持江南会,所以,在那段时间里,我们损失了十几个好手。”

“没有补充吗?”黑衣人问道。

“大人有所不知,内卫的补充很复杂,”顾硕解释说:“首先要挑选目标;其次要考察他的身世;这点非常重要,有不少人想要混进内卫;仅这两条就要花去不少时间,而且,现在各大门阀对内卫高度警惕,要派人潜入,已经非常困难了,只能发展里面的人,可这需要机会。”

黑衣人没再追问这个问题,合上小册子,想了下,再度问道:“来之前,老祖宗让我转告你,这次我来,并非是不相信你,而是,这百工坊实在过于神秘,你的身份要保密,所以,不宜由你出面,我来主持,查过之后便离开。”

顾硕恭谨的站在边上,不敢有丝毫不敬,听到黑衣人解释,连忙应道:“卑职不敢。”

“那两条泄露出来的消息是什么?”黑衣人又问道。

“永平王山报告百工坊在永平与永平茂昌号合作生产新织布机,属下查了一下,这是假消息。”顾硕答道:“魏江报告,在丹徒发现百工坊坊主的马车驶入江南霹雳堂,卑职派人去了解后,这个消息也是假的。”

“江南霹雳堂?”黑衣人略微有些疑惑,似乎不知道这个堂口。

“江南霹雳堂是个小帮会,是江南会的下属组织,帮主出身天师道,以霹雳掌闻名江南武林,据说有武师修为。”顾硕说道。

黑衣人不置可否,顾硕不敢多言,默默看着他。过了会,黑衣人问道:“其他人都没有消息?”

顾硕沉重的点点头,黑衣背手站在窗前,望着院子里的夜色,深吸口气:“还是要加强,让人注意下吴县,特别是五湖,如果,百工坊的老巢在江南,五湖就十分可疑。”

“是,大人,我立刻就办。”顾硕连忙应道。

“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柳寒又问道。

“别的卑职还可以说上一点,可这百工坊,卑职实在不敢乱说,以免干扰大人的判断。”顾硕答道。

“无妨,你就说说吧。”柳寒很随意的说道。

“八年前吧,宫里便让查过百工坊,这百工坊是个商号,只是没有店铺,经营方式与普通商家不同,所以,初我也没在意,可宫里让查,....”

没等他说完,黑衣人便打断他:“当时你们主要在查什么?”

顾硕深吸口气:“当时,江南,汝南,荆州,发生一系列暗杀案件,其中不乏朝廷高官,门阀士族,还有江湖豪强,宫里闻讯震怒,严令追查,由于案件在江南多,宫里的催促也急,卑职下属全都动员起来,不久,建康发生一次暗杀,朝廷派到建康的巡盐的盐铁使被暗杀,不过,这盐铁使是秦家的人,现在秦家家主的幼弟,身边有七八个好手,这次暗杀者留下了五具尸体,应该还有数人受伤。”

黑衣人一直没说话,安静的听着,顾硕接着说:“这次暗杀恰好被我下属的一个内卫当场目睹,运气好的是,我的这个下属擅长跟踪和易容,他跟踪了一个暗杀者,这人似乎受伤了,虽然他很小心,可还是暴露了行藏,,他跟到了富宜附近的山区。”

听着顾硕娓娓道来,黑衣人十分平静,等他说完后,才点头赞道:“这人倒是是个干才,他现在做什么?”

“早就死了,第二年就死了。”

“哦,是这样啊,可惜了,怎么死的?”黑衣人眉头微皱,十分惋惜的问道。

“不知道,我们的人只找到他的尸体。”顾硕同样十分惋惜。

“查过吗?”黑衣人又问。

“查过,没有线索。”顾硕叹口气,这个手下很是得力:“我看过尸体,一剑封喉,干净利落,他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

黑衣人什么都没说,轻轻叹口气,然后又问:“那后来呢?”

顾硕深吸口气,感到口有点干,舔下嘴唇,然后才开口。

“这个事情解决后,我才将力量投入查百工坊,查了半年多,才查到与他们合作的一个商户,在那个商户家里发展了一个内线,可没查到什么东西,后来陆续又查到一些东西,可从来没能找到他们落脚处,也从来没找到他们的伙计,只查到几个与他们合作的商户。”

“你也经商,没有被邀请参加他们的拍卖会。”黑衣人插话问道。

顾硕摇摇头:“没有,不但我没有,陆家虞家,都没有。”

顾硕说着,忽然感到这确实是个问题,陆家虞家和他顾家,在江南也算得上大商号了,怎么就从未被邀请参加呢?

“你收集下两件事情的情况,这些年,江南与百工坊合作的商家有那些,这是一;二,留意下百工坊的马车,看看他们会出现在那?”

“收集这个?”顾硕有点意外,愕然的看着黑衣人,这些对查百工坊有什么用?

黑衣人没有解释,转身走到门前,拉开门,然后忽然就消失了。

福安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烤瓷牙深圳博爱曙光
干细胞医疗有希望迎来发展黄金期
秦皇岛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湛江治疗早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