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德信息港 > 健康

荷塘雾锁湘江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12:52

【前言】  周家堡,俗称“羊角水堡”,位于江西省东南部的会昌县筠门岭镇羊角堡村。汉仙岩脚下的湘江绕城堡而过,宛如一只羊角,城堡则依着羊角水而筑。这是赣南历史上的村落,因为扼湘江守会昌,自古以来便是兵家重地。在江西南部与粤、闽边界线上有数百条大大小小的道路彼此相通,延伸着客家人迁徙的脚步。周家堡以其独特的区位条件、优美的自然风光、厚重的历史人文底蕴闻名遐迩,成为历代中原南迁客家人的梦寐家园。    【章湘江河畔龙虎风云际会】  1912年的初冬,江南边陲村落——周家堡。汉仙岩山坡一侧,巨石耸立,直插云霄。山峦脚下雾气迷蒙的湘江河畔,一位八旬老人从村东头漫步而来,老人花白的头发,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身穿藏青色中山装,颈上斜披一条宽大的棕色羊毛围巾。他的身旁是一位青春秀气的女子,羊角小辫,淡青色的对襟服,棕白相间条格短裙,纯白紧身绵袜,圆口深黑布鞋。  两人中式的打扮、西式的风情、悠闲的派头,引得早起村民纷纷瞩目观望。河边浣纱洗衣的村姑民妇诧异不已,不觉之间停下双手,瞬间碎花衣裳被顺流飘走。  老人名叫林家辉,女孩名叫林楠,是林家辉小,也为宠爱的孙女。女孩紧挽着林家辉的右手,昂起明月般的脸庞,用宝石般明亮的眸子四顾这梦寐家园,好奇地问道:“爷爷,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乡,您从小生长的地方?”  林家辉点点头,深情地打量这久违的故土,村中的一草一木、远山近水,还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温馨,曾无数次在梦中若隐若现、若即若离,早已渗透进他的血液和灵魂之中。  两人穿越村东石桥,朝山岩下的小路漫步走去。山间晨雾悠然飘过,将村头的湘江包裹得严严实实。林家辉与林楠在晨雾中顺着山道,拾级而上,登上平坦的东山坡。朝阳从山涧慢慢爬升,迷离的金辉从松枝和竹叶间洒落下来。雾气稍稍退却,洁白平坦的沙滩呈现眼前。蜿蜒碧绿的湘江,静静地流淌。河流对岸,古朴的客家民居,雄伟的“周氏祠堂”,飞檐翘角,青砖碧瓦,尽收眼底。  山道左侧,梧桐树下,有一块平坦如砥的大青石。此时,林家辉已是微喘粗气、全身燥热,额头暗冒虚汗,林楠关切地说:“爷爷,我们在大青石上坐坐吧!”林家辉在林楠的搀扶下,静坐在大青石上,俯视着山下不远处的湘江河滩。  这时,他忽然看见一个年轻女子从河滩走过,双手捧着一个洗衣盆,笑意嫣然地朝山上瞭望了一眼。朦胧之中,林家辉放眼一望,顿时神色大变,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张春燕!”随即,双目浊泪横流。林楠采了一把野菊花,正伸手递过,闻言一片茫然,诧异地问:“爷爷,张春燕是谁呀?”林家辉握紧菊花,低头闻了闻,缓缓地打开了话匣子。打开了半个多世纪来在这条迷雾湘江边滋生蔓延的神秘传奇的尘封记忆。  道光二十三年初夏,江南客家村落周家堡,村中私塾里。私塾老师周阳老先生戴副老花眼镜,左手紧握书卷,右手持把戒尺,摇头晃脑,带领一伙青春烂漫的男女,正在背诵《诗经》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十六岁的林家辉与十五岁的张春燕同桌,前面是周文龙,周文龙与林家辉同年。同在私塾读书的还有林家辉的弟弟林家祥、周文龙的弟弟周文雄、妹妹周文芳。  “散学啦!大家抓紧回家吧,不要在路上玩耍!”  周老师一声令下,林家辉如离弦之箭冲出大门,往村东小道飞跑而去。紧接是周文龙,紧追不舍。张春燕跑在,气喘吁吁地累得弯下腰身,右手抚摸腹部,有气无力地直喊叫:“等等我啊!都别跑啦!”  林家辉野马一般狂奔不止,听到喊声,滞慢了速度,并回首一望。就在此时,周文龙急起反超,冲到了前头。林家辉正转身时,突然听见周文龙“啪”的一声,被地上石头一绊,俯身倒地。  “哎呦!哎呦!”周文龙狂喊不止,张春燕后头赶上,赶忙伸手来扶。与此同时,林家辉也伸手过来,并碰到张春燕的手上,张春燕猝不及防,面色一片绯红,闪电般把手缩回。  林家辉不管许多,他一把拉起周文龙。周文龙站起身后,感到膝盖隐隐发痛,用手一摸,张春燕赶紧给他拼命揉擦。林家辉干脆弯腰背起周文龙,朝村东河边奔跑而去,张春燕也紧其随后。  村口石桥上,桥下有一深潭,水深过丈,水流湍急。林家辉背起周文龙刚走到桥头,这时张春燕飞跑上来。周文龙看了张春燕一眼,从林家辉身上翻落下来,飞快爬上桥揽,天神般站立桥揽之上,朝张春燕微微一笑,眨眼之间,“嘣咚”一声,浪花飞溅,直插河底。  在张春燕的莫名惊诧间,林家辉不甘示弱,“啊”的一声大吼,一个虎跳,双脚一缩,从桥面跃过桥揽,骏马一般径直蹿下湘江,激起滔天巨浪。  两人双双沉入河底,浪花过后,河面恢复平静。正午的太阳火一般爆晒下来,四野一片寂静。张春燕见势“不妙”,急得“哇哇”大哭,边哭边喊:“家辉哥!你在哪里,你快回来啊!呜呜呜!”泪流不止。水底猛然冒出一个黑头,水鬼一般,水花披散,周文龙钻出水面。他“噗”地吐了一口水,游到岸边,爬上沙滩,脱下上衣,奋力拧起水来。  这时,河面水波荡漾,林家辉蹿出水面,手里攥着一条小鲤鱼,大喊一声:“春燕!鲤鱼给你!”随后“啪”的一声,丢上沙滩,鲤鱼在沙滩上翻滚蹦跳。  张春燕乐开了花,飞快从桥上跑下沙滩,捡起鲤鱼,左看右看,满脸笑容。  石桥一侧,又跑来几个少年,一拐跑下沙滩,原来是林家祥、周文雄和周文芳。  十三岁的周文芳乐不可支,笑呵呵地靠近林家辉,扬起稚气的小脸,流露出满是崇拜的表情,柔声夸赞:“家辉哥,你真行!”  张春燕走上前去,掏出小手帕,给林家辉拭擦脸上水滴。  周文龙一见,怒火中烧,斜眼一瞪,“哼”了一声:“什么真行!你敢同我比武吗?!”  “比就比!咱周家堡的人个个从小习武,谁怕谁!”林家辉满不在乎的表情。  湘江河边,白沙滩上,一场龙虎决战即将上演。  两人站稳马步,拉开架势,鹰隼一般紧盯对方。周文龙忽然“呼啸”一声,一个“流星赶月”,双脚如风,狂扫过来。  林家辉瞄准时机,只等狂风袭来,猛地一个“旱地拔葱”,高高跃起,轻松化解。  周文龙马上一个“排山倒海”,双拳如雨点强势出击,迅若雷霆,势若奔马,动作奇快。  林家辉不再躲闪,伸展双臂,闪电一般神速,“噼里啪啦”一阵,速度更快,力道更胜一筹,打得周文龙连连后退。  周文龙倒退几步,站稳脚跟,一声大吼,一个“鱼跃龙门”,冲天而起,右手一个“刀劈华山”,朝林家辉猛劈过来。  “家辉哥!小心!”张春燕与周文芳几乎同时惊呼,林家辉视若无睹,岿然不动。只等周文龙落至跟前,方怒吼一声,一个“风卷残云”,腾空而起,双脚如春燕离巢,雄鹰展翅。眨眼之间,听得“噼啪”一声,周文龙倒退几步,一个踉跄掉落河里。  “少爷!少爷落水啦,快来救少爷!”石桥上头,周府管家周二牛惊慌“少爷!少爷落水啦!快来救少爷!”石桥上头,周府管家周二牛惊慌失措,扯起嗓子大声喊叫。  周府老爷——周文龙之父周良听到呼喊,带着两名家丁猛跑过来。  周文龙很快从水里爬起,上到岸边。周良眼看儿子狼狈之相,一脸怒容,连声斥责:“阿龙!放了学为何不回家去,竟然跑到这里来打架!回去定要家法从事!”  “林家辉!又是你干的好事,竟敢欺负我们家少爷。上次放牛吃了我们家禾苗,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旁侧周二牛一声怒喝,一巴掌朝林家辉打来。林家辉不屑地瞧他一眼,并不躲闪。  “住手!”周文龙伸手一挡,“啪”的一声脆响,周二牛痛得呲牙咧嘴的。  “是我要跟家辉哥比武的,不许打他!”周文龙看着发愣的林家辉,嫣然一笑,“家辉哥,你好武功,长大了一定是国家栋梁。”  随后对着周良说:“爹,我们回去吧。”  周良拐杖一挥:“回家!”一行人相继离开河滩,陆续离去。  林家辉目送着周文龙远去的身影,眼眶湿润了......      【第二章羊角水堡少年情窦初开】  林家辉回到家中,饭桌之上,父亲林昌已然知晓一切。林昌叹了口气说:“今天之事,幸亏文龙心善,要不然你麻烦大啦!”  林家辉端起饭碗,划拉米饭,没有吱声。  边上,林家祥好奇地问:“爹,周老爷今天也没说什么呀!你也太胆小了吧?”  林昌摇了摇头说:“你们不知道,表面上,周家、林家和张家都是由北方河间南迁的客家移民,但周家是本朝顺治初年南迁的,已历近十代,约两百年。再加上周家人丁繁茂,世代跻身官商两界,有钱有势。他们是老客家人,实际上已等于是本地土著人,周老爷对我们是外表客气,内心却很是瞧不起啊!”  “爸,我知道啦!我以后一定不跟文龙动手了。”林家辉划拉着米饭,诺诺连声。  “儿啊!你也少跟春燕来往,我知道春燕这姑娘好,模样俊俏,聪明伶俐,嘴巴又甜,每次见到我啊,都是一口一个大娘的,我也是实在喜欢这闺女。”母亲文红妹长叹了口气:“虽然我们都是嘉庆末年一同南迁来的,但她爹张祖亮经营木材生意,家境一向比我们好,你爹一年到头种那几亩地、养那几头牛羊,实在是比不上人家啊!到时候不要搞得更丢人,惹乡邻们笑话啊!”  “你们不知道,张祖亮和周良走得很近。周良有一个外甥名叫邱少光,今年年后不是来过吗?他是会昌城防守备官,手下有两三千兵马。张祖亮通过周良的关系,把木头卖给邱少光。邱少光和周良合作,买到大批木头后,通过湘江水运下会昌县城,一部分用于城防工程,另一部分高价卖给城里的富商,大发横财啊!”林昌语重心长地细细道来。  “爹,娘!你们别说了,我都知道了。”林家辉说完,放下饭碗往外就走,一出门顺手抄起墙角的钓鱼竿。  “就你们话多!我走啦!”林家祥嘟哝了一声,往外便跑,边跑边喊:“哥!等等我!”  背后,林昌气得脸色发白,骂了句:“这兔崽子!”  林家辉走过周府,放眼一望,顿觉有点不太对劲,只见门口石桩赫然栓着几匹白马,门外几名家丁腰悬弯刀,四下巡视,气氛和平日大不一样。  这时,只见朱红大门“吱呀”一声洞开,几个人从里头跨了出来。走在前头的是张祖亮(又名张中伟),张祖亮身后紧跟着张春燕,再后头的是周良和周文龙,还有一个穿着武官服饰的陌生人,林家辉并不认识。  张春燕回转身一挥手,喊了声:“爹!我上学堂去啦!”  张祖亮笑着说:“去吧,我和周老爷跟邱大人谈点事。”  张春燕看到林家辉很兴奋,快步追了上来,甜甜地叫了声:“家辉哥!”  林家辉回首望了一下,“嗯”了一声,但依然朝村口方向快步走去,并越走越快。  张春燕感到纳闷,一直追到湘江河上石桥,她拦住林家辉大声追问道:“家辉哥,你怎么不理我啊?”林家辉看了她眼,没有吭声,径直往前走去,快步拐下河滩,放下鱼竿,吊起鱼来。  张春燕茫然地屹立桥上,呆呆的,正不知所措。这时,林家祥快步走来,他一看,全明白了,他耷拉脑袋,同情地对张春燕说:“春燕姐,我!我爹他不让我哥再跟你玩啦,说你家跟文龙家都是有钱人,我们家是穷人……”  张春燕一听,如五雷击顶,瞬间,“哇”地一声大哭,泪流满面,掉头往村中私塾方向跑去。  ……  周府内室,周良等人正围桌吃饭,同桌的还有张祖亮、邱少光和周二牛等人。  周良给大家倒上酒,邱少光端起酒盅,热情地说:“张老板,你和我舅舅都是北方河间迁来的客家人,亲不亲,故乡人,你们以后可要和衷共济啊!”  张祖亮连连点头:“那是,那是,邱大人尽管放心,我的生意都经常要靠周老爷帮衬,我是十分的感激啊!来!我敬周老爷一杯,我先干为敬啦!”  邱少光站立起身,摘下斗笠官帽,周二牛忙伸手接过,高挂墙上。  邱少光感概地说:“现在天下局势动荡,国事日戚,前几年英蛮犯我国境,屡破海疆。去年,又攻占我厦门、宁波、香港等地,我朝军队连连败北,终无奈签订城下之盟——《南京条约》。《南京条约》规定赔款白银共2100万两,分四年付清,若不能及时付清,则每年百元要收取五元利息,朝廷上下连皇上都深感头痛啊!”  周良瞪大双眼,惊骇地问:“什么!2100万?那一年岂不是要赔偿四五百万之多呀!”  邱少光沉默不语,沉重地点了点头。  张祖亮和周二牛一听,也惊得是膛目结舌的。  张祖亮试探地问:“那岂不是又要增加赋税了?”  邱少光面容严峻地说:“朝廷规定,道光二十四年起,所有人丁税、田税、青苗税、山林税、河道税等等一律上涨两成,全体国民,要荣辱与共,共度难关。” 共 43851 字 10 页 首页1234...10下一页尾页

输卵管阻塞很严重,这些表现症状你应该了解
哈尔滨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医院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