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张忆东不必过度悲观3600点以下怀着怜悯

2018-12-07 04:18:27

张忆东:不必过度悲观 3600点以下怀着怜悯的心买入

第十一届新财富金牌董秘、第八届新财富投行颁奖典礼于8月6日在深圳举行,东方财富对本次会议进行全程图文直播,会上,兴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表示,市场短期内不必过度悲观,在3600点以下怀着怜悯的心买入。

第十一届新财富金牌董秘、第八届新财富投行颁奖典礼于8月6日在深圳举行,东方财富对本次会议进行全程图文直播,会上,兴业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忆东表示,市场短期内不必过度悲观,在3600点以下怀着怜悯的心买入。   张忆东称,短期资本市场提的是救市维稳的状态,还不是很正常的市场。他认为,短期市场无需太悲观。“毕竟看到救市维稳的力量在短期内是改变市场多空力量的博弈,而现在用长期的逻辑去试图解释短期的因素,很多人拿业绩的问题来去说事,但是坦率的说,牛市起来一定GDP就会有多好,所以用这种逻辑来解释现在短期的因素我认为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们认为这个行情的主要矛盾就是维稳,我们看看多头、空头、滑头,现在多头坦率的说就是‘国家队’,其他的要么大多数是滑头,少量的空头,可以看到悲观主义者作为空头,我也知道现在很多人是看大形势,那么这些空头他们经过了这一个多月以来减仓,无论是你是不是看空,但是如果你没有重码是没有做空的力量,反而有可能成为潜在的多头。”

关于机构投资者,张忆东称,无论是私募,还是公募,还是保险,他们的仓位都很高,而同时股灾之后,一方面场外配资的这些敢干资金暴仓了,要么是监管层去清理,所以场外感觉不足。而相对场内的杠杆资金,跟4万亿的流动市值相比还是合理,跟海外的比例相比目前算是合理的状态。这样来看,市场短期内不必过度悲观。  “现在IPO和再融资放缓,我们看到两融余额,以及融资占成交金额的比例,其实都已经明显的回落。只是说股灾之后投资者的偏好下降,在这种对多头、空头和滑头的力量进行客观的分析,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们认为在相对低迷的时候反而要乐观一些。”  “我们近也在做投资者教育,很多人看到掉下来以后,他们这一轮看什么呢?不看GDP,看传统产业,我坦率的说,看这个东西看不到希望,而只有我们转型。我们看一下GDP,当季的GDP增速就是经济波动,你能指望它有多大的复苏,很难。因为总的来说,再像2008年,或者2011年大幅的回落,也没有可能,因为毕竟现在中国经济是要有底线,有底线的基础之上进行转型。所以我认为你要看基本面,那是自己吓自己。你看基本面的方向错了,的基本面就是改革、就是转型。”张忆东说。  张忆东认为,股灾之后,市场风险偏好下降,“堰塞湖”陆续“泄洪”。是过去两年的估值方法受到质疑、动摇;第二是各种高估值、低流动性、纯讲故事的小票风险仍需继续释放;第三是资金供给经历去杠杆,特别是场内和场外杠杆的清理、规范;第四是定向增发解禁;第五是IPO和再融资重启等等。  “我们说,短期在丢失维稳的背景下,应顺应震荡市。震荡市场格局下,反弹的核心逻辑依然是‘救市’改变了股市短期多空力量。”  张忆东强调,机构投资者应该尽快适应震荡市行情,立足斯诺克的打法,集小胜为大胜。震荡市正是交易型“老手”大显身手的阶段。而作为非交易型投资者,建议秉承震荡市的底线思维,与大众情绪适度做些逆向,保持能忍受的风险敞口,在震荡市的底部区域(大盘)怀着怜悯的心买入,在相对低位时保持勇敢、适度积极,而当反弹道市场再度亢奋时再优化持仓。

外媒:中国全力救市时 还在悄悄做一件事  在各家公司财报纷纷出炉之时,“中国”仍然是个时髦的词汇——但大家关注它的原因却错了。有分析师和投资者对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增长能力提出质疑,这个亚洲经济引擎何时可以稳定下来?  答案很简单:现在这个阶段一切还很难说。但只要看看近大宗商品市场加速出现的抛售潮,你就能理解这一切。近几周,很多人表达了对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以及对未来前景的担忧。关于中国股市大幅震荡的头条也比比皆是。很多人把这视为一个经济体成长过程中出现的阵痛,认为假以时日,形势会很快出现好转,并给每个人一个惊喜。  另一方面,诸多企业,例如标致、大众、飞利浦和美国联合技术公司,都继续强调在经济增长放缓的中国做生意,所要面对的挑战。  任何人都不应该感到惊讶。多数分析师和投资者都在质疑官方给出的几个季度经济增速数据的可信度——虽然如此,财新上周公布中国7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跌至15个月点,这着实令人感到吃惊。本周,的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也跌至两年来。  面对大幅震荡的中国股市,许多投资者都失去了信心。七月,上证综指下跌14.3%,为六年来差表现。  但是,过去12个月里,上证综指累计上涨130%——面对中国经济增长出现向下修正,企业盈利能力空间受到挤压,不良贷款也出现大幅上涨。  我们如果能够应对经济增长乏力,那就不必为经济出现进一步下跌担心——尤其是如果抛售潮只是导致泡沫破灭,让股票价格更加接近基本面。  换个角度来看,我们要把中国经济与中国股市分开来分析,就像美国股市在1987年10月出现大崩盘时,它同样不能反映美国经济。当然,在北京方面出手展开的救市行动时,要做到这一点远比说说难。中国不是个尝试通过干预市场来提振国内股票市场的政府。看看日本,美国以及欧洲吧。然而,尽管北京方面非常努力,很显然这些措施即便在短期内都难以持续。  欧亚集团的Nicholas Consonery预计,市场会出现迅速收缩。我们预计,在未来2到3周内,北京会取消一些不可持续的限制措施,具体包括之前规定的禁止在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减持股份。政府可以在较长时间内继续暂定新股发行,并要求证金公司持续买入股份。但是,逐步取消这些干预措施,暗示市场在近期内出现巨幅震荡的风险仍然很大。  的问题是,中国是否会继续干预下去,或者放弃干预,转而允许货币政策发挥自身的作用,即通过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和基准利率来解决市场问题。如果不是这样,中国官员可以采取更多限制性措施,为未来出现更多大幅震荡埋下隐患。  现在看来,不把A股股票纳入明晟指数(MSCI Index)的决定有些明智。试图通过市场干预提振股市的做法,会延迟中国股市被纳入这个全球指数的时间点。  这也让我们想到了中国正面临的其他风险,比如说对中国国际形象的影响。上周五,在股市出现巨幅波动后,中国监管当局表示会加强对程序交易的监管力度,并暂停了几个存在异常交易活动的账户。我们可以认为,国内交易账户的监管程度和国外一样吗?对始终处于亏损状态,又不能清仓的大股东也一样吗?  增长乏力,市场干预与加强监管,三者叠加会给对内投资带来什么破坏?这三个问题都不新鲜,可是一旦被提及就会令人不舒服。  北京大学的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近在他的一篇博客里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不论是那种方式的恐慌与政策反应,关于中国推行经济改革和北京是否有能力承受经济调整期的成本之辩,都已展开。”  毫无疑问,在这个阶段,中国的企业都开始明白,中国正在遭遇的经济下滑不仅仅是周期性衰退,更是中国经济开始结构性调整、向集约型发展模式转变的一部分。  但是,这为什么会是件坏事?无论何时,只要金融市场似乎开始建立共识,那就是时候去反思了。  Saxobank的首席经济学家Steen Jacobsen本周接受CNBC采访时说,金融自由化比任何人当初想像的都要来得快。  因此,在我们关注中国竭尽全力救市时,其实,在这背后中国正在悄悄地实行金融自由化。  尽管许多分析师问,中国是否会让让货币贬值来支持经济增长。Saxobank的首席经济学家Steen Jacobsen认为,我们还没看到有这方面的迹象。“不到三年时间,按外汇量排名,人民币将超越英镑成为世界第三大货币。中国将主导货币的成本,中国也会跟2008年一样,开启一轮新的全球经济增长。但是这一次,这个计划更宏大,更雄心勃勃。”  他认为,在接下来两年里,随着中国在亚洲区域建立一个大的贸易区,“丝绸之路”计划会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终,中国如何使用3到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将远比美联储是否加息以及何时加息重要。”  对于投资者而言,三年的时间似乎很长很长,尤其是在市场出现剧烈震荡、统计数据值得怀疑以及政策回应不确定的情况下。但是,你们应该记住,中国确实有潜力以更快的速度实现经济转型。

外媒:中国股市何时不再令投资者煎熬  近几周中国股市出现剧烈波动,令投资者倍感煎熬。即使是看好中国的人士也很难接受中国股市6月12日至7月8日期间高达32%的跌幅。虽然暂时遏制住了股市的整体跌势,但每天的震荡依然猛烈。  到目前为止,中国为阻止股市的暴跌竭尽全力,具体举措包括禁止大股东减持股票、要求券商买入蓝筹股、允许公司股票停牌以及动用巨额国有资金买入股票等。然而上证综指目前仍较6月份的高点低逾30%,并且正再次逼近和考验7月初的低点。  所有这些不禁让投资者困惑:要采取何种措施才能让中国股市企稳呢?  为鼓励公民购买股票,北京实行了放宽保证金贷款限制和每个公民可持有的经纪账户数量等一系列刺激政策,而这些措施曾在过去的一年内一度推动内地股市上涨超过150%(尽管估值已经很高)。然而,自从股市6月份出现回调以来,所有意在救市的急切做法只是加剧了市场的不安,投资者似乎已对政府的救市能力失去了信心。很显然,只有投资者再次相信政府已恢复对市场的掌控,大面积的抛售才能得以缓解。  终,诸如估值等基本面因素也将开始发挥作用,因为当股票下跌至超低水平时,逢低买盘者可能会介入。  比如在美国,标准普尔500指数(Standard & Poors 500 Index)的市盈率趋于12倍和20倍之间。当市盈率低于12倍的时候,即便当时经济状况并不乐观,投资者也会克服不情愿的情绪开始买入。当前,美国市场的市盈率约为18.5倍,尽管利率和通胀率一直保持温和,但看起来市场估值已经偏高,且正在试探倍这一历史区间的高端。  但在中国股市近的暴涨暴跌中,估值并不是那么重要的诱因。不过从经历经验来看,上证综合指数2007年触及6092点历史高位时的市盈率接近47倍;上证综合指数市盈率很少有远低于10倍的时候,但在近这轮上涨行情开始前,其市盈率在2013年和2014年曾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位于10倍附近。目前该指数接近3633点,市盈率接近19倍,以上述低位为参照的话,则仍有进一步下行的空间。  另一个需要关注的因素是融资问题。考虑到许多投资者是借钱买股,6月12日后当中国股市开始走低,这些投资者面临了追加保证金的压力,随之而来的强制平仓以筹集现金的举动则令股市的抛压扩大。不过,大和分析师齐晓亮(Leon Qi)和Steve Xu表示,截止7月底,A股市场上的融资余额已经从六周前人民币2.27万亿元的峰值下降至人民币1.37万亿元。  当前的融资余额依旧高于2014年初的近人民币3000亿元。同时,鉴于A股自由流通股市值在总市值中的份额有限,目前的融资余额在自由流通股市值中的比重依然较高。不过,融资余额快速下降40%将有助于缓解股市上的一部分抛压。  也许与其他许多市场相比,中国整个股市的动能通常对利润和基本面的依赖较少,更多受政策推动。也就是说当政策(无论是货币政策或其他)充满无法抗拒的吸引力时,买家就会入场。  比如,政策对于2007年中国股市泡沫的形成和破灭发挥了巨大作用。当时改革方便了大股东向其他股东转售股票,起到放松并拓宽中国投资者基础的作用。加上政府的流动性刺激,中国股市随之飙升了310%。之后事态急转直下,投资者感到货币紧缩周期即将到来(尽管当时国内经济增速高达14%),于是纷纷抛售一切可抛售的资产。当投资者在2007年股市顶峰附近开始大举抛售时,中国平安(Ping An, )刚刚公布了年度利润:增长140%。  这一次,中国央行正处于货币宽松周期之中,自去年11月以来已四度降息,这有助于形势的改善。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央行依然有降息空间,原因在于:首先,中国的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4.85%,仍高于世界许多地区;其次,国内的通胀水平大体温和;再次,近期一系列经济数据的黯淡表现也给降息提供了理由。近一次降息是在6月底,但未能止住中国股市的跌势,因为当时正值追加保证金和强平的高峰期,而且投资者已经开始对政府把控局面的能力失去信心。不过,在市场企稳后,得力的货币政策将成为市场的又一大支撑力量。  当然,投资者感到当前的一幕似曾相识,这也可以理解,因为过去二十年中,中国股市也经历过其他大起大落的周期。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中国研究部门主管陈昌华(Vincent Chan)谈道了千禧年前夕A股市场的牛市行情。从2000年年初开始,上证指数一路高歌,在18个月中累计涨幅达到90%。陈昌华称,人们普遍认为股市飙升是政府支持的结果。他指出,当时的国企改革是一大利好因素,但在那段时间,利率下调幅度过半,也功不可没。  然而,投资者的热情还是在2001年6月出现降温,当时中国政府在市场上大举抛售股票,将此作为改革的一部分,同时中国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使得加息重新成为讨论话题。于是在随后的六个月里,中国股市三分之一的市值蒸发殆尽。陈昌华还说,2002年中国股市原本会企稳,但在政府驱动的牛市失败后,民众信心大减,中国经济增长在之后几年大幅放缓。  中国股市企稳前,上海A股市场的汹涌波涛为香港提供了机遇。在A股市场下跌严重时,很多股票停牌,一些投资者不得不卖出香港H股套现,以追加保证金。面对这种流动性困境,在香港上市的中资公司股价跌至约账面价值。  麦格理研究(Macquarie Research)的中国策略主管桑夫特(Erwin Sanft)认为,上海A股一旦振作起来,香港H股将大涨20%。他的股中包括复星国际有限公司(Fosun International Ltd。, , 简称:复星国际)、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Dalian Wanda Commercial Properties, , 简称:万达商业)、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Ping An Insurance (Group) Co. of China Ltd。, , 简称:中国平安)和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China Vanke Co。, Ltd。, )。他预计这些企业明年将实现两位数的利润增幅。另外他也看好在纳斯达克(Nasdaq)上市的百度络技术公司( Inc。, BIDU)。

凯雷投资CEO:中国股市存在问题 但动荡带来了巨大机会  业内大佬,凯雷投资集团(管理1930亿美元的私人股本,)联合创始人兼CEO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中国股市动荡不安,私人股本机构能从中获益。  鲁宾斯坦表示,市场不稳定阻碍了中国公司上市,这迫使他们寻求其他资金来源。  鲁宾斯坦称,“公司现在不能上市,因股市的波动引起。他们必须从美国这样的来源得到额外资本,这非常有吸引力。”  上证指数自6月高点以来下跌了月27.0%,但今年仍上涨了16.0%,由于市场在此前的12个月大幅上涨。  因经济数据持续令人失望,同时投资者担心股市过热,中国股市遭到重创。北京也采取了很多干预以平息市场,包括打击卖空股票。  鲁宾斯坦表示,凯雷投资集团过去几年在中国股市投资了约60亿美元,涵盖约80个投资项目。他补充道,该公司13.0%-14.0%的雇员位于中国,是中国本地人。  近,凯雷的北京合伙基金向北京自动售货机运营商友宝投资了3.50亿人民币。鲁宾斯坦表示,“显然,近人们对股市有些担忧,我们在做价格决定的时候考虑了这个因素。但鉴于中国的经济规模,它可能在我们有生之年成为的经济体,如果要成为一个全球投资者,我不认为你可以避开中国。”  鲁宾斯坦补充道,中国股市可能进一步下跌,“很明显,那边仍存在一些问题,我必须说,在全球某些经济体中,一些地区的价格可能在便宜一点。但当价格下跌时,我们这样的投资者就等来了以更低价格投资的好机会。我们喜欢这样。显然,我们现在拥有的一些资产的价格也会下跌。”

成都塑料托盘
二手50装载机
黑百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