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德信息港 > 旅游

通天之主 零七九 貌似天真

发布时间:2019-10-18 23:32:43

通天之主 零七九 貌似天真

(照例三求!求点击、求推荐票、求收藏、收藏、收藏!!)

从触手洞出来,叶斩本打算处理掉那截断了的触手,然后低调离开,谁曾想断触手已不知被什么元兽给叼了去,他只好挖掉染血的泥土,收进纳物袋,迅速遁走。

到了几百里外,叶斩挖个深坑,把染血泥土埋了起来,放出小猫,径朝玄月门方向疾驰,不过夜幕降临时,也才赶了不到四千里的路程。

弄了点熟肉打发了小猫之后,叶斩又发现了一座废弃屋宇,似观非观,似庙也非庙,却有前院有正厅,厅中还供奉着不知名的破败塑像,可惜左看右看,叶斩愣是没认出塑像是哪路神仙。

今次他学乖了,先用神念扫描一遍,没发现厅里有人,便进去窝坐在角落,也不生火堆,从纳物袋中拿出还热腾腾的熟肉大吃大嚼起来。

不是叶斩想这么谨慎,而是经验告诉他,往往越接近胜利越容易出纰漏,所以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并没有什么错,眼下他已筹齐银月王要求的三种元丹,剩下的就是平平安安地按时赶到玄月门,至于别的事情,他真的不想招惹。

可事情的发展往往与人的期待相反,叶斩都暂时息了找小娘皮报仇的心,但他肉吃到一多半时,神念范围内竟出现了绛衣小娘皮的身影。

叶斩有点发懵,懵到嘴巴都停止了开合,懵到不知把手上小半块熟肉全塞进嘴里。

“哐!!”

小娘皮撞门而入,表情惶惶如丧家之犬,身上衣服更有不少口子,显得十分狼狈,不过这些却不妨碍她瞪着猫一样亮的眼睛扫见叶斩,三步并作两步过来,劈手就欲夺他手上的肉。

叶斩终于回神,爪子巧妙一让,避过了小娘皮抓来的素手,瞪眼道:“你谁啊,想干嘛?”

小娘皮怔了一下,旋即理直气壮道:“你管我是谁?快把你手上的肉拿来,我饿了!”

“你饿了管我屁事……”说着,叶斩就欲将剩下那小半块熟肉全塞进嘴里。其实要是没小娘皮突然出现,他早就将熟肉吞吃完毕了。

“慢着!”小娘皮大叫一声,“我拿蓝金跟你换,这总可以了吧?”

“换什么?”

“换你手上的肉。”

“换肉?”叶斩不能不感慨小娘皮有钱就是任性,打算逗她一逗,“你、你打算换多少?”

“什么换多少?当然是全换了。”

叶斩脸色一沉,道:“我是问你打算出多少蓝金换这块肉!”

小娘皮眼珠一转,道:“半两蓝金怎样?半两蓝金都够买头生牦的了。”

“半两?半斤还差不多!”

“半斤蓝金

?你怎么不去抢?”

“你爱换不换……要不你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打着灯笼瞧瞧,这附近哪儿还有熟肉。”叶斩坐地起价的逗她,“给你三息时间考虑,你要不想换我可就吃了,免得招狼!”

小娘皮眼底闪过一丝恨色,嘴上却道:“换,我换……”说着就欲从纳物袋里拿钱,却倏然顿住,泫然欲泣道:“我身上没带半斤蓝金那么多,等我回家再给你好么?”

叶斩一副我不信的表情,还故意问道:“你家在哪儿?”

小娘皮:“在……”她蓦然想到要是报了家门,眼前这个死要钱的家伙还不把她往死里宰啊?

“在哪儿?”叶斩又追问了一句。

“在……我说不好!”

“那算了,肉还是我自己吃吧!”叶斩继续逗。

绛衣小娘皮不知是从哪儿绕道过来的,显然是饿得急了:“要不……我用这秘玉佩跟你换肉!”说着,她从腰间解下一块雕工模样似佛非佛的佩来,递到叶斩眼前。

叶斩一把将那佩抓在手里,来回翻看了几下,发现做工还算精细,当即道:“行,肉给你。”说罢,那小半块熟肉被他扔向了小娘皮。

小娘皮赶紧手忙脚乱地接住,哇哇大叫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差点把肉都摔了……”

“闭嘴!你要不愿吃,就扔还给我。”

小娘皮顿时把肉往身侧一藏:“不要!”

“那不就结了,费什么话,赶紧吃,别招狼!”叶斩提醒了一句,继续把玩着秘玉佩。

小娘皮闻言不再废话,捧起熟肉就欲往自己小嘴里塞,却猛然发现肉上的齿痕,又气得大叫起来:“居然有牙印,这是你吃剩的肉啊?”

“废话,不然你以为呢?”叶斩理所当然道。

“那你让我怎么吃呀?”

“你想怎么吃怎么吃,实在不愿意,你也可以用小刀之类的东西把我啃过的地方削掉……”

小娘皮气得不行,却不知什么原因,并未再冲叶斩发火,素手摸向她自己腰间,结果又半途而废,道:“我没带匕首,你有吗?”

叶斩这下算是看出来了,小娘皮不想暴露她有纳物袋这个事情,所以才要蓝金没蓝金要匕首没匕首,不过这些都不关他的事:“我要有匕首,就不至于直接上嘴啃了。”

“那……那我怎么吃啊?”小娘皮快哭了,她大半天水米未沾,是真的饿得不行了,偏偏她那队人遇到水潭巨怪之前,相当高调,一曰三餐俱是熟食不说,还都是侍卫们帮她猎来,烤好了送到嘴边,真可谓饭来张口。

叶斩的匕首也在搁纳物袋里,他不想暴露,直接建议道:“笨,你多浪费一点,从另一边咬呗!”

小娘皮闻言眼前一亮,果真依言换了个方向,啃咬起熟肉来。

叶斩见状,暗暗摇头:这妞儿也太好忽悠了,若在那肉上下点蒙汗药什么的……呵呵!又忖道:幸好老子不是她爹,不然恐怕要为她这个猪脑子操碎了心!

“嗯~~你这肉做得真香,我那些手下没一个做得有你好吃……”刚吞吃了几口肉,小娘皮的嘴就把不住门了,开始亮家底儿。

叶斩闻言直感好笑,心说:那是你饿得狠了,吃屎都觉着香!面上却不好幸灾乐祸,只能顺着小娘皮的话道:“唷~~没看出来你还有手下,那你手下现在在哪儿呢?”

听到这话,小娘皮的情绪顿时低落下去,慢慢用小嘴撕扯着手里的肉,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见此一幕,叶斩懒得继续逗她,正打算起身挪去离她远点的地方打坐休憩,孰料神念范围内又出现了三个人,为首身材颀长的家伙手里还倒提着小娘皮之前用来劈砍水潭怪触手的巨剑。

“嗯?”

叶斩微微诧异了一下,然后道:“外边又有人来了……”

“有人就有人吧!”绛衣小娘皮显然没把叶斩的话放在心上,随口应付了一句,又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

恰在此时,厅门外一个放荡的男声传来:“嘎嘎,大哥,那小娘子就在里面,我嗅到她身上的香味儿了……”

听到男声,绛衣小娘皮的目光瞬间有了焦距,凛然无比,脸色也变得惨白起来:“这位大哥,外面的不是什么好人,你赶紧逃吧!”话是这么说,她明眸里却暗藏着一丝狡黠,似期待着什么。

叶斩神念完全将小娘皮的神色“看”了个通透,稍一转念便猜到她没安好心,不禁有些感慨:这小娘皮倒也有些机灵劲儿,可惜没用在正地方。

随即,他双掌拍地,长身窜起,撞穿房顶,飞出了厅子,其速之快,迅雷不及掩耳。

绛衣小娘皮一下傻了眼:喂喂,那位大哥,我这么一位大美人你都不英雄救美,你还是男人嘛!郁闷归郁闷,她也不敢多留,莲步急踏,就欲穿窗出厅。

可穿窗的动作尚未成形,小娘皮就发现破窗外赫然多出一道颀长的人影,她只能来了个急刹车,并急往后退。

一息后,三男或从破窗或从大门钻入了厅内,其中由门而入的那个小胡子开口道:“嘿嘿大哥,这地儿真不错,咱们就是脱光了也有挡风的东西……”

绛衣小娘皮闻言羞怒不已,恶瞪向小胡子,知他就是那个在外面说闻到她体香的坏银,但她心里边更在暗恨已不知所踪的叶斩,欲从屋顶破洞追去,偏在小胡子三人跟前,她还真不敢妄动,只能扮可怜道:“几位大哥,刚才有个人逃了,你们要的金光佩在他手上!”

三男闻言齐齐一怔,其中的小胡子更是与颀长男子隐晦地对视了一眼,哂道:“小娘子,你以为你说的话我们会相信么?除非你能证明一下……”

“怎么证明?”小娘皮傻傻地追问道。

小胡子舔了下嘴唇,坏笑道:“把你的衣服都脱光,扔过来让我们检查检查。”

绛衣小娘皮顿时双手抱胸,恶狠狠道:“想得美……你们要是敢对我毛手毛脚,我哥来了绕不了你们!”

“你哥?玄月门主之子啊,呵呵!”小胡子显得很不屑,“小娘子,之前在水潭边就跟你说过了,我们仨是雨花谷的,找的就是你们玄月门!”说着,他还掏出一面镜子模样的秘宝来,“相信你金光佩的效力也用得差不多了,赶紧交出来吧,不然我这兄弟可是很喜欢奷尸的喔!”

与小胡子一同进门的塌鼻瘦子顿时裂嘴笑了起来,丑得无边无际:“没错,你要不乖乖交上金光佩,到时候他俩一定会把你先奷后杀,然后俺再上,奷完了你,把婐尸挂玄月山门出丑…桀桀桀……”

(照例三求!求点击、求推荐票、求收藏、收藏、收藏!!)

辽宁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白城治疗白癜风方法
吉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辽宁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白城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