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德信息港 > 时尚

探春上位后昔日同盟迎春和惜春对她有怎样的微妙变化

发布时间:2019-06-18 12:37:44

三春姊妹刚出场时:迎春“温柔沉默,观之可亲”、探春“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惜春“身量未足,形容尚小”,三人皆是一样的妆饰。这段话点明三春姊妹虽然个性迥异,但在荣国府的地位一样,犹如同一花枝上的三朵花苞,本应一同绽放。,只有探春上位,赢得王夫人、贾母的赏识,并且协理荣国府。我们先看探春上位的可能性。赵姨娘和贾环如同两坨烂泥,拖住探春的后腿,令其无法自拔。贾环故意推倒油蜡,烫伤宝玉;赵姨娘勾结马道婆,差点儿害死宝玉和凤姐;贾环向父亲告状,添油加醋地讲述金钏之死,致使宝玉挨打。作为贾环的姐姐和赵姨娘的女儿,探春简直被判了无期徒刑,就算她跟母亲和弟弟划清界限:人家宝玉也不领情。第二十八回,他跟黛玉偷着吐露心里话:“我又没个亲兄弟亲姊妹。—虽然有两个,你难道不知道是和我隔母的?我也和你似的独出。”探春曾经提出给宝玉做鞋,宝玉一口回绝。

那么,探春是怎样一步一步上位的呢?

第三十七回,贾政点了学差,离开荣国府。这暗示赵姨娘和贾环失去依仗。接着,探春发起海棠诗社,这可是大观园里首创的社交方式,果然众人积极响应。这样一来,探春赢得宝玉及众姊妹的尊重和好感。

第四十回,贾母带着刘姥姥逛大观园时,她几乎给了每个人的表现机会:在黛玉处闲聊、在探春处摆饭、参观宝钗的蘅芜苑、在惜春的藕香榭听笛子,在迎春的缀锦阁吃酒,在妙玉的栊翠庵吃茶,往李纨的稻香村歇息。结果,大部分人都是中规中矩,只有探春抓住机会,恰到好处地逢迎贾母,吃完饭拉着贾母等去卧房去说闲话,板儿、刘姥姥进去也没表示嫌弃。贾母赞叹“我的这三丫头却好。”

第四十六回,邢夫人替贾赦去讨鸳鸯作小妾,鸳鸯向贾母哭诉起誓,贾母暴怒,把儿媳妇们都一棍子打死,无辜的王夫人挨了一顿骂。没人敢去堵枪眼,害怕会被贾母一起骂。这时,探春挺身而出,化解了长辈之间的误解和尴尬。这样一来,探春赢得王夫人的好感。

由以上可以看出,探春不算心机女,她只是抓住机会,扳回赵姨娘和贾环给她造成的减分项,本身没有太大的名利欲望。即使她当家的时候,也没给母亲和弟弟半分好处。

不管怎么说,探春上位成功了,而她的昔日同盟迎春和惜春依然被边缘化。

宝玉生日这天,众姊妹一早就过来拜寿,原文“探春、湘云、宝琴、岫烟、惜春也都来了。”这里还少几个人:宝钗、黛玉和迎春。当时,宝钗和黛玉正在暗自较劲,都端着“准宝二奶奶”的款儿,不来给宝玉拜寿。为什么迎春也不过来呢?后来湘云点破:今儿也是邢岫烟的生日。探春的反应:原文“探春忙问‘原来邢妹妹也是今儿?我怎么就忘了。’忙命丫头:‘去告诉二奶奶,赶着补一份礼,与琴姑娘的一样,送到二姑娘屋里去。’”

邢岫烟和迎春都是邢夫人那边的人,又同住一处。探春正在当家,她记得宝琴的生日,却疏忽岫烟的生日,一向忍让不争的迎春居然非常生气,不参与探春领头的生日拜寿。直到探春弥补过失,迎春才露面后面的酒席。同时入席的丫鬟只有几个,原文“紫鹃、莺儿、晴雯、小螺、司棋等人围坐。”她们对应的主子分别是:黛玉、宝钗、宝玉、宝琴、迎春。探春作为东道主,没有安排自己的丫鬟入席,可见当时僧多粥少,座位有限。丫鬟代表主子的体面,湘云的翠缕和惜春的入画或彩儿也都不得入席。湘云在席间一直捣乱:不是划拳乱令,就是讥讽“这鸭头不是那丫头”,醉卧青石凳。

惜春自然也伤了体面,屋里下人替她出头。酒席过后,探春正在下棋,管家过来回禀,原文“林之孝家的便指那媳妇说:‘这是四姑娘屋里的小丫头彩儿的娘,现是园内伺候的人。嘴很不好,才是我听见了问着她,她说的话也不敢回姑娘,竟要撵出去才是。’”探春刚刚安抚好二姑娘迎春,现在四姑娘惜春又横生枝节,探春踌躇一番,撵走彩儿的娘。昔日共生共长的三姊妹开始暗生嫌隙。

后来抄检大观园,探春掌刮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媳妇,毫不顾忌迎春和邢夫人的脸面;惜春逼着凤姐带走自己的丫鬟入画,原文“惜春道:‘嫂子别饶她这次方可。这里人多,若不拿一个人作法,那些大的听见了,又不知怎样呢。’”惜春撵走入画,实际是自伤体面,不然“那些大的听见了,又不知怎样呢。”显然她非常介怀上次探春撵走她屋里彩儿的娘。探春听说后,道:“这是她的僻性,孤介太过,我们再傲不过她的。”这话令人回味。

《红楼梦》不是宫斗剧,宫斗剧是刻意而为;《红楼梦》只写自然而然的人性,写不同的人在不同情境下的喜怒哀乐悲恐惊,即“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本文作者:正经说闲话(今日头条)Tags:红楼梦 贾探春 迎春花 薛宝琴 贾环

湖南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吕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乌鲁木齐专治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