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德信息港 > 网络

半月天使 番外 暖心小棉袄(1)

发布时间:2020-01-17 03:21:14

半月天使 番外 暖心小棉袄(1)

初春的时节里,城市仿佛也刚刚苏醒。

天水街的樱花正开得繁密,粉白色花瓣如春日细雨斜斜飘飞,铺满了地面、花坛,洒入了城中心的大型喷泉池,细碎花瓣随水流漂浮旋转,清雅馨香水雾中蒸腾。

清晨的云海纯净而蓬松,犹如新生的雪花凝聚而成,晕着一抹初露晨曦的淡金与玫红,如雨如雾,飘浮游移于淡蓝的天边。

偶有零散的云彩随暖风的步调漫步而下,如缥缈的雾气自街道间拂过,又像只懒懒的大白羊驮一身飘飘洒洒的花雨红尘,重归往云雾漫卷的天空尽头。

千翎拎着几个方形卡通纸袋,羽翼轻扇,自花坛上空飘飞的樱花雨间穿过。

风拂起及膝的白裙,简洁舒适中带着几分邻家少女的单纯质朴,柔软面料映着暖暖晨光,泛起淡淡金色。

一双小巧白净的羽翼自她背后舒展开,不时轻轻扑扇,雪白柔软的羽毛拂上几片飘飞的粉白花瓣。

“小翎,小翎!”

坐在花坛边的女孩抬头看见她,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笑着向着上空挥手:

“这里!”

舒展开来的羽翼顿了顿,轻轻扇了扇,缓缓收拢。

千翎扇了扇翅膀,缓缓降落在花坛边,一边伸手摘下头发上沾着的几片樱花瓣,一边感慨地抬头看向眼前的人:

“今天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迟到大王竟然提前到了?”

丸子伸手使劲捏了捏她坏笑的脸:

“就不能好好表扬人家吗?人家为了你特意这么早起床出门,都没睡到自然醒”

“是是是,值得表扬!”千翎讨好地眨了眨眼,由着她捏她的脸,又朝着她怀里瞅,“我要的东西呢?没忘吧?”

“喏,这呢,”丸子从怀里掏出一个牛皮笔记本递给她,又不满地撅了撅嘴,“某些人啰啰嗦嗦了那么多遍,我哪里敢忘?”

千翎嘿嘿一笑,随手将几个卡通纸袋放到一旁,一屁股坐到花坛边,开始一页页翻阅手中的牛皮笔记本。

丸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到她旁边坐下,又随手翻了翻那几个卡通纸袋:

“说起来,你怎么突然想学甜品了?”

千翎翻着手中的甜品笔记,神情专注:

“小月喜欢甜食啊。”

翻着纸袋的手顿了顿,丸子缓缓从纸袋中掏出几件小巧精致的童装来,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这些衣服也是给那个孩子买的?”

千翎看了看她手里的童装,点头:

“对啊。”

丸子盯着她,1秒,2秒伸手探上她的额头:

“小翎,你没事吧?”

千翎看着她,眨眨眼。

“我就是觉得,你对他也太好了点,又是做甜品,又是买衣服的”丸子瞅着她,表情很认真,“都不像我认识的那个又懒又吝啬的你了。”

千翎伸手使劲捏她的脸:

“谁又懒又吝啬了?你给我说清楚?”

丸子捂着脸躲开她的魔爪,吐吐舌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工的那家店都快要倒闭了,这时候还在乱花钱,笨蛋!你要知道你现在除了自己,还拖着一个累赘,想没想过以后日子怎么过?”

千翎顿了顿,垮下脸:

“对哦,我该找个新地方打工了你不说我都快忘记这事了。”

丸子瞪着她的一脸无辜,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过丸子,有一点你说错了。”

千翎放下手中的甜品笔记,看着她,表情很认真:“小月可不是累赘。”

她顿了顿,扳着指头开始数:

“你知道吗?他每天都自己洗澡,自己穿衣,自己吃饭,有时候还帮着我叠衣服、洗碗、打扫卫生,上次他还磨平了一个柜子角”

千翎越说越激动,一双琥珀色眼睛亮晶晶闪烁着光芒,像是要冒出感动的泪花来:

“5岁,才5岁哎!我敢说你5岁的时候做不到这些!”

“自己洗澡穿衣?”

丸子愣了愣,有点惊讶地看着她:

“小翎,你也不怕他摔着?你家那个浴室有多滑我可清楚得很,那么小的孩子很容易就会磕着绊着”

“没办法啊,”千翎托着下巴叹了口气,“小月那家伙特别怕羞,洗澡也好穿衣也好,都是自己完成的,不让我帮忙。”

“而且你不知道”千翎托着下巴,像是回想起什么,一双眼亮闪闪飘出两颗桃心来,“他害羞的样子,真的超级可爱!眼睛瞪得圆溜溜的,脸蛋粉扑扑白嫩嫩,像水蜜桃一样,有时候真想抱过来亲一脸口水”

不过那样的话,

某人大概会用惊恐的眼神瞪着她,然后迅速脚底抹油、逃之夭夭吧?

千翎在心里惋惜地叹了口气,顺便打消掉某个念头。

丸子瞅着她那一脸陶醉,叹息:

“果然啊,萌正太对怪阿姨的杀伤力是百分百的小翎,你堕落了。”

千翎一脸满不在乎:

“小月是很萌没错啦,但我可不是什么怪阿姨,顶多也就算个怪姐姐”

丸子微笑着伸出大拇指,向下:

“我鄙视你。”

千翎吐吐舌头,原地跳起来,将手中的牛皮笔记本收好,又拎起一旁那几个童装纸袋,身后一双白净翅膀轻巧舒展开:

“行啦,我回去了,小月还在家里等着我呢。”

丸子叹了口气,站起身:

“小月小月,整天就知道你家小月,重色轻友。”

千翎扑过来使劲揉她的脸:

“胡说什么呢!那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在家,我当然得赶快回去陪着他。还重色轻友你脑子里都装着些什么?”

丸子满不在乎地扮出个鬼脸:

“小孩子总有长大的一天嘛,根据你家小月目前的颜值水平,如果没长残的话,以后估计会是爱伦伊斯数一数二的美人坯子,你就甘心这肥水流了外人田?”

千翎眨了眨眼:“什么意思?”

丸子一脸坏笑凑过来:

“意思就是,反正你俩也没有血缘关系,说不定以后来个姐弟恋什么的也是有可能的嘛!不然你对他这么好,从小培养起来的感情,到时候这嫁衣做好了便宜了别人,不是很可惜吗?”

千翎瞪着她,一双眼睁得圆溜溜的。

“哈哈,我撤啦!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哟!”丸子哈哈笑着躲开她的拳头,羽翼一展轻巧腾身而起,又回头来使劲挥了挥手,转眼已消失在花坛上空飘飞的樱花雨间。

只留千翎站在原地,一眨不眨瞪着她消失的方向,没好气地吐吐舌头。

姐弟恋啊

她仰脸望着上空飘飘洒洒的粉白色花瓣雨,又用力晃了晃脑袋,伸手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

...

惠民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陕西好的癫痫病医院
兰州治疗男科费用
运城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