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德信息港 > 旅游

字节跳动故技重施在印度再造一个

发布时间:2019-05-15 01:37:58

在距离巴特那150千米的村落Khaira,16岁的Milan Kumari早上件事就是在她的智能上点开Kwai,开始拍摄短视频。

重拍了几次后,她终究拍好了让自己满意的视频,40秒的短视频里,她唱着自己喜欢的Bhojpuri歌曲,上传后,她将视频分享到了家人和朋友的WhatsApp群。

我每天大概会拍10个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只分享个。我喜欢模仿宝莱坞电影的有趣场景,并唱一首我喜欢的歌。Milan对志象(The Passage)说。

快手海外版Kwai上的视频截图

在她的村庄里,像她这样的短视频深度用户还有很多。在他们的里,往往装着不止一个短视频APP,Milan的里就有五个,她看心情随机用。像Kwai(快手海外版),(与海外版抖音合并),ShareChat(方言短视频)等APP,主要都是秒的短视频,迅速占领了青少年的闲暇时间。

过去两年间,快手、抖音、Vigo Video等中国短视频平台相继在印度推出,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印度短视频市场的前几名几乎全部被中国玩家占据。

这种和谐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突然半路杀出了一个本地玩家ShareChat。它于2015年推出,目前日活已经超过了750万,平台上简单的一个早安动图,可以瞬间得到成百上千的评论。

跟快手、抖音相比,它并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短视频平台,除了视频以外,还有图片、GIF动图等,但它鲜明的属性是本地语言,从界面显示到视频语言都是本地语言,从产品设计到平台内容,都是彻彻底底的印度制造。

视频截图

但ShareChat和快手、抖音所争取的用户时间是重合的。在用户眼中,这些平台也并没有太大的实质区别。志象(The Passage)阅读几大平台发现,视频从一个平台上被下载,再上传到另一个平台的情况其实不少见,有的视频乃至上下左右标着四个不同的平台logo。

和Milan一样,印度的短视频用户都很低级,对平台一般没什么特殊喜好,志象(The Passage)在采访中发现,用户们甚至分不清各大平台的区别。

但短视频玩家和投资人明显更为敏感。所以当一款叫Helo的短视频平台在印度横空出世时,很快引起了业内的关注。

以假乱真

如果你在Google Play里搜索ShareChat,除了名为Whatsapp Status, Videos, Shayari, Quotes - ShareChat的本尊外,你还会看到一个叫Helo: Whatsapp Status, Video Clip, ShareChat的APP。

除了与ShareChat相似度高之外,它里面还包含了另外一款短视频平台Clip的名字。

用户在下载Helo和ShareChat的APP以后,其产品更是相似度惊人。从语言选择界面到平台内容界面,乍看上去几近如出一辙,除非仔细分辨,很难发现其中的差别。

Helo

ShareChat

两个平台的内容也完全一样,主要以本地语言的短视频为主,还有少量的图片和GIF动图。图片和视频基本上都是轻松搞笑、或者类似鸡汤的文娱内容,甚至有些图片和视频都是重合的。

Helo

ShareChat

志象(The Passage)了解到,Helo背后也是一家中国公司,不是他人,正是字节跳动。字节跳动在Helo的市场营销上投入了巨资来获得用户,不到三个月便获得了大约1000万用户。而ShareChat当初花了将近18个月来到达这个数字。

中国公司在推行短视频情势的OTT内容APP上更胜一筹,由于他们已在他们的国家经历了这样的过程。Counterpoint Research的物联和移动络高级分析师Hanish Bhatia说。

这些中国创业公司非常清楚,视频内容制作不是他们在像印度这样的国家的核心竞争力,这主要是由于文化障碍和对内容产业价值链控制不足。因此,短视频内容(原创、许可或众包)可能依然是重点领域。他补充道。

而字节跳动的慷慨和果断也收到了回报,Helo在下载量等数据上已经超过了ShareChat。

根据App Annie9月25日的数据,Helo App在社交类应用程序中排名第二,而Sharechat仅排名第六。另一家App分析公司Similarweb的数据显示,Helo在的排名中于Sharechat,仅次于字节跳动的抖音海外版Tik Tok。但在使用情况而言,Sharechat两位。

下一个?

字节跳动借鉴本地玩家的模式,听起来并不陌生。上一次,类似的故事发生在美国。

2014年,一个来自上海的团队开发了一款针美国青少年的短视频App,名叫,突出音乐、时尚等因素,在北美市场一路走红,一度登顶美国App Store榜。

谈及在美国的成功,创始人阳陆育认为,它恰好赶上了美国移动互联的红利,又恰好遇上美国千禧一代充沛的展现欲和创造力。

在北美市场大获成功

在北美市场取得成功后,2017年年初,开始准备进入中国。但此时的中国短视频赛道已经十分拥挤。

早在2016年9月,字节跳动就宣布投入10亿元全力备战短视频,当年,产品设定和高度重合的抖音上线,2017年3月,抖音度过冷启动,各项数据开始飙升,7月日均增长用户曾到达40万,8月其日均视频播放量超过10亿。

此时的在国内市场早已不是抖音的对手。

在海外市场,它也被来自字节跳动的挑战打得力不从心。2018年2月,字节跳动全资收购了在海外市场的竞争对手短视频平台 Flipagram,8月又宣布投入上亿美金帮助抖音出海国际化。至此,字节跳动系短视频已经在海外对实现了夹击之势。

这时,字节跳动向抛出了橄榄枝,终成功收购了它。

字节跳动收购

被字节跳动收购前,全球每天的活跃用户数超过2000万,其中北美活跃用户超过600万。

2017年7月开始,抖音开始投入重金做营销,在的电视节目上做广告,用户持续爬升。2018年春节,抖音的用户增长又迎来1波高潮,日活突破6200万,直逼短视频霸主快手。

2018年8月,字节跳动将和抖音海外版Tik Tok合并,品牌完全消失,字节跳动当初砸下重金,终收获几千万海外用户,物超所值。

今年6月,抖音在中国用户的日活用户达到了1.5亿,月活用户超过3亿。

字节跳动的短视频布局

从的中国版起家,却反超本尊,还一路发展成和微博、相提并论的社交媒体,另外还具有火山小视频和西瓜,字节跳动在短视频领域的经验和战斗力有目共睹。

在印度,它还能偷袭成功吗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一直以来,中国玩家在印度市场的玩法,要末是将产品搬到印度,在运营上谋求本地化;要么直接投资的本地玩家,坐享其成。

前者有快手,后者有小米重金支持ShareChat,还帮它引入了新的投资者晨兴资本。

而Helo的出现,则完全是开天辟地头一遭。Helo的本地化,已从基本的内容和运营上的本地化,更进一步到了产品构建的本地化。

短视频的增长模式,已经在中国得到了证明。

短视频的增长在中国已经被证明

短到几十秒乃至十几秒的短视频,完善契合了当代社会年轻人的内容消费习惯,这类影响又进一步通过社交络扩大。

在海外市场,本地化的视频内容可以上逾越文化和语言的障碍。在中国市场上,短视频平台的算法推荐、KOL运营、广告营销等已经玩得十分娴熟,搬到同样有着快速增长的消费市场的印度,自然也是得心应手。

印度是经济发展快、移动互联和智能普及迅速的国家之一。因为印度丰富的文化、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多元化的生活方式,我们看到Kwai在印度市场发展的巨大潜力。 Kwai的一位发言人告知志象(The Passage)。

ShareChat的三位创始人

面对这样一个市场,没有人可以承受错过它的代价。

在中国,短视频是少见的未被BAT把持、甚至催生了小巨头的领域;而在印度,创业公司在诞生之初,就面临着谷歌、Facebook等国际巨头的竞争,存活的概率可谓九死一生,这次,对它虎视眈眈的又多了中国玩家。

但与抖音在国内起家不同,ShareChat的发源地和市场都在印度。

问题不在于Helo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击败ShareChat,问题在于如何将文化和产品整合,这将决定哪家公司将拔得头筹。Facebook现在也无法做到这一点,由于他们在早期阶段没能做到。市场上另一个类似平台的一名高管Jack说。

而ShareChat的投资人则对它更有信心。晨兴资本在9月宣布参与了ShareChat的新一轮融资,晨兴资本的投资经理胡海川对志象(The Passage)说,ShareChat是一个从本土特殊的土壤中产生出来的特殊产品,他相信ShareChat能把它做得更好。

宫颈炎怎样造成的
怎么样治疗盆腔炎
宫颈炎治疗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