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宁德信息港 > 娱乐

阿爸阿妈过年回不回家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1:20:04

七岁那年。  .  .听很多人说,到谢岗种菜卖很赚钱。  阿爸阿妈觉得在家一年到头,没收几个钱,所以也决定去碰碰运气。  卖了猪,卖了牛,赞了三千块本钱,一年一担谷子,把田租出去给村里人种,他们就去了。  去之前,他们说,对面村的德叔家,没有女儿,一直想要一个女儿,他们很喜欢我,叫我去他们家住,就像他们的女儿。  我撇着觜,我说不,我不要做别人家的女儿。  他们拿我没办法,又急着出去,就不管那么多。  我留在家里,陪着阿婆。  阿婆背很驼,站着的时候,头往下掉,像个钩子。  阿婆还有风湿,下雨阴天,都会喊脚痛。  阿婆对阿爸阿妈说,你们去吧,我这把老骨头,还撑得住。  阿爸阿妈去了,从家里带了很多东西,衣服鞋子,锅碗筷子,还有半袋米粉。  我看着他们上了三轮车,摇摇晃晃走远,我的眼睛湿湿的,咬着唇,跑回房里偷偷着哭。  我不能像隔壁家小妹,阿爸阿妈出去打工的时候,拖着他们的裤腿不放,一直又哭又喊,可她的阿爸阿妈还是出去了。  现在家里只有我和阿婆,我是个大人了,我不可以哭。  阿爸阿妈出去之后,家里好安静,阿婆打哈欠的声音,都充满整间房子。  看不见我的时候,阿婆老是叫:“阿妹,你在哪?——”不管我在房子的那个角落,都听见阿婆很大声地叫我。  我特别害怕晚上,到处黑嘛嘛的,又没有人说话。  跟阿婆说话,她总会大声叹气:“唉……”我听着特别讨厌。  我和阿婆睡在同一个房间,阿婆睡觉打呼噜很大声,嚯嚯响,有时吵得我睡不着觉。  我忍不住的时候,就把阿婆叫醒,问她:“阿婆,你怕不怕?”  阿婆说:“有什么好怕的,又没有鬼。”  听阿婆说到鬼,我更加害怕。要是晚上看见阿婆不在房里,我就会着急大叫:“阿婆,你在哪?”  然后,我就会听到阿婆回答:“阿妹,我在这里。”  阿婆煮的饭菜很难吃,她老是把饭煮得粘乎乎的,看起来不像是饭,也不像是粥,要不就是锅底下糊成黑色,打开盖子就闻见很浓的焦味。  我好想吃阿爸煮的菜,味道香香的,吃起来更好吃。  有时阿婆因为我嫌饭难吃,也生气说:“你嫌我煮的不好吃,那你自己煮。”  有时我就自己煮。我想我煮的好吃一点,不过阿婆没有牙齿,说我煮的饭太硬,阿婆不吃辣,说我煮的菜太辣。  我们经常因为饭菜的问题吵起来。  外人见了,进来劝:“就你们阿婆孙女的,还有什么好吵的。她爸她妈出去了,你们两个在家也够可怜的,大家好好照顾,不要吵来吵去。”  别人一这样说,阿婆就哭了,眼泪一颗接着一颗,往脸上划下,抽着鼻子,坐在长椅上不做声。  我讨厌别人说我们可怜,别人说的时候,我一句也不想听,我总是走得远远的,一直到听不见他们的声音。  别人给阿婆好吃的,阿婆自己总是不舍的吃,都要留给我。我说她:“别人给你吃,你就吃呗,还留给我干什么。”  阿婆就会说:“我不留给你,你那里有得吃。我要是自己吃了,人家会说,一个老的,有什么只顾自己吃,也不会给孙女留一点。”  阿婆这样说的时候,我觉得阿婆有点可怜。所以,当别人给我好吃的东西时,我也会留一点给阿婆。  阿婆因为这样就很感动,见人就说:“阿妹懂事了,有什么东西,会留给我。”  阿爸阿妈出去没有多久,我就习惯了和阿婆在家的日子。  因为很多人家都是这样,有的还是几姊妹在家,家里一个大人也没有,我们还不是一样,过得很好。    八岁那年。  .  期末考试,我考得全班,老师夸我勤奋,校长说我聪明,发给我三张奖状,还有两本笔记本,一只圆珠笔。  我想阿爸阿妈知道我考了,一定会奖我五块钱,让我随便买什么都可以,那样我会买可以嚼很久的泡泡糖,剩下的钱就留着,看以后还有什么急用的。  阿爸阿妈去谢岗了,我的奖状没有人看,我把它们放在装书的柜子下面,阿婆问:“阿妹,你的奖状呢,怎么不贴出来?”。  我说:“就几张纸,有什么好贴的。”  快过年,好多小朋友的阿爸阿妈一起回来,带回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还有新衣服,新手表。  阿婆总在快天黑的时候,望着门外出去的石子路,像问我又像问她自己:“不知你爸你妈,今年回来过年不?”  不知道为什么,听阿婆问的时候,我的觜就会撇起来,鼻子酸酸的。  每看见从那边回来的人,我都跑去问他们:“你们知道,我阿爸阿妈他们说过年回来不?”  他们总会笑了笑,回答说:“不知道哦,我在那边离他们好远,没见过他们。”  我很失望,低头转身。  他们又问:“你阿爸阿妈还不回来吗?”  我摇摇头,说:“没回。”  还有三天就过年了,阿爸阿妈还没有回来。  村里的毛叔赶集回来,到我家说:“你阿爸打电话给镇上那个卖饲料的阿亮,叫阿亮要我说给你听,他们去年刚过去,还没赚到钱,今年过年不回家了。”  阿婆听了在一边叹气:“哎,人家去一年,就赚了几千块钱回来,他们过去也蛮久了,还是没赚到钱。”  毛叔又说:“他们寄了三百块钱给你们过年,我取出来了,看你们要晒些腊肉,还买些什么。”  阿婆说:“就我和阿妹,过个年还不简单。”  年三十晚上,阿婆捉了一只家里养的鸡,烧了开水。  她说她不会杀鸡,跟我说:“还是去叫高屋阿和下来,帮我们把鸡杀了吧。”  阿和是财叔的大儿子,我的堂哥,样子傻傻的,经常被别人欺负。他读书到三年级,他爸他钱赌输了,没钱交学费,之后,他就再也没得读书。  去年,就是阿和帮我们杀鸡。  阿和下来,帮我们杀了鸡,还把大门的对联贴上。  二十多岁的良叔今年也回家过年,到我家借糨糊,看见阿和贴对联,就笑,说左右贴反了。然后,良叔帮我们把对联重新贴好。  我们煮好饭菜,财叔下来叫我们一块上他们那吃去。  我不想去,阿婆也不想去,说他们过年也没什么钱,没买什么菜,我们去了,他们会不够吃。  我们说不上去了,我们杀了一只鸡,饭菜都煮好了,财叔就回去了。  阿公就扶着拐杖,站在大门,用拐杖用力敲打地面,大声喊:喊你们上去吃饭,你们拗什么!阿旺他们不回来过年,你们今夜就要上去一起吃饭。”  我和阿婆也就上去了。  财叔家杀了一只大公鸡,还有就是腊肉,一些豆腐芹菜,一颗大白菜。  看起来蛮多,吃起来就没什么好吃的。我喜欢吃青菜,但财叔和才婶都懒得很,没种什么菜,几根白菜放进锅,一下子就没了。  阿和兄弟三个,还有一个跟我同岁的阿妹阿春。  吃饭的时候,他们总是抢来抢去,说这块是我的,那块是我先看见的。  财叔就冲他们喊:“抢什么抢,没得吃过肉么。”  阿公喝着酒,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菜也就这些,过年嘛,就要大家一块吃个年夜饭……”  回到家了时候,阿婆把我们做好的饭菜热了一下,我们继续吃。  阿婆说:“在你财叔家,都没敢吃饱,三两下,他们的菜就没有了,还是在家吃自然。”  天很快黑下来,有些人们聚到商店,开场赌钱,声音一直传到我家里。  我家里好安静。  阿婆坐在长椅上,呆呆地,要打瞌睡的样子,我就叫她:“阿婆,想睡就回房睡吧,坐在这里,冷死了。”  阿婆看了我一眼,又半闭上眼睛,说:“再坐一下子。”  外面开始有小孩子放鞭炮放烟花,我开门出去看,只看见烟花亮闪闪的,冲到天空中,一下子就灭了。  阿娟手里拿着一根香,来找我,叫我一起去商店看电视。  平时吃过晚饭,我们都会去商店看电视的,今天商店人很多,我不想去。阿娟就说,一起烧鞭炮。  阿婆在屋里喊着风吹进来,要关门。  我拿了一条小鞭炮,拆成一颗一颗的,放在口袋里,点了一根香,和阿娟,还有几个人一起,在门口的晒谷平附近烧鞭炮。  一条鞭炮很快就烧完了,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好玩的,就回家。  没有电视看,没有炭火烤糍粑,烤腊肉,没有人说话,我像阿婆一样,很快上床睡觉。  商店那边的人声很吵,外边的鞭炮声很吵,我们家很静。  我搂着被子想着,过了今夜,明天我就九岁了。    九岁那年。  .  后门外,田里的莲藕花开,密密麻麻,莲藕苞在莲藕叶子中间,脑袋晃来晃去。  每年到这个时候,我小孩子们都会特别开心,可以去摘莲藕叶子莲藕花玩,主要的是可以摘莲藕苞,掰开以后吃莲藕籽。  下午两点钟,太阳正辣,大人们很少出外头走动,太阳底下好像没有一点声音。  我们钻进莲藕田里,摘胀鼓鼓的莲藕苞,然后拿到田脊上,一个个剥开,把莲藕籽剥出来,用莲藕叶抱住,捧到我家里一起吃。  嫩嫩的莲藕籽特别好吃,剥去皮就放到嘴巴里,一嚼,很甜。  有些莲藕籽长老了,里面有一片青青的芯,很苦,每次吃的时候,都要先把那片芯剥出来,不然的话,嚼对芯,满嘴巴都苦完去。  因为我阿爸阿妈不在家,阿婆在中午的时候,经常不知道去和哪家的婆婆们说话,没有人说我们不要乱摘莲藕子。  有时,种莲藕的人知道有人钻进莲藕田里,一路骂着过来抓我们,我们就躲在田里不动,他也找不到我们,等他走了,我们继续摘。  阿妈回到家的时候,我和阿娟,阿春三个人在莲藕田里摘莲藕籽。  财叔的小仔,武仔在田边喊我:“阿妹姐,伯妈回来喽!”  我阿妈回来了?真的?  我一听武仔喊,莲藕籽我也不摘了,赶紧出了莲藕田,跑回家。  阿妈真的回来了,正在堂屋,笑着给别家的小孩子发苹果,一个人一个。  我跑进堂屋,喊了一声:“阿妈……”  阿妈看我的裤脚湿湿的,脚上还有泥巴,手里还拿着一个剥到一半的莲藕包,就冲我骂:“你又下田摘人家的莲藕包,是不是,别人骂死你。”  但是阿妈只是这样骂,我一点也不怕。  “阿爸不回哦?”我问阿妈。  阿妈回答:“你阿爸要在那边看菜地,摘菜卖。”  “阿妈你回来做什么?哪时才过去?”我又问。  阿妈没有回答,只顾笑着,给别人分苹果,也给我一个,问我:“你阿婆呢?我买了一套热天的衣服给她。”  阿妈回来后,脸上总是笑个不停,有时我觉得,阿妈笑得好高兴,我都想跟着她笑,有时我又觉得,阿妈笑得好像有点怪怪的。  不过我没有想那么多,以前阿妈就很爱笑的。只是好久没有看见她,现在看她笑的样子,感觉怪怪的。  很多人听说阿妈回来了,就来我家看看,问阿妈这两年卖菜得好多钱了吧。  阿妈没说卖得好多钱,她一会说这段时间,菜不好卖,一会儿又说,什么时候菜贵,我听了,一直不清楚,到底是卖得钱,还是没卖得钱。  我和别家的婆婆婶婶们一样,爱听阿妈讲谢岗那边的事。  阿妈说,那边的路都是水泥打的,好宽好宽,还画上很多线。那边的车子也很多,有时候塞车,好长一串,比火车还要长,都是小汽车呢。  婆婆婶婶们说,人家那边有钱喽,家家住楼房,开小车,那么多人,那么多车开在路上,肯定要排好长。  阿妈说,那边的超市,像我们的水泉镇那么大,去超市买东西,超市就有班车给你坐,送你回到家门口。  大家都笑,那么好,买了东西,还有免费的班车坐。  阿妈说,那边的广场上,夜晚有很多人唱歌跳舞,好多老婆婆也跳舞呢。  每一个人都乐了,说老婆子七老八十的,还跳得动!  阿妈还说,他们种菜的地上,有好多好多荔枝树,结了满树的荔枝,红扑扑的,一抬手就摘到。调皮的青年仔,还仰头拿嘴巴去咬树上的。他们吃荔枝都吃到肚子痛。  阿妈还说,荔枝园的隔壁,种有一片的台湾大青枣。大青枣熟了,就会变黄,越黄的越甜越好吃。他们想吃的时候,只要跳过去,随便吃多少都行,不过不能摘了到处乱丢,也不能带出园子。  我知道荔枝,我们村里也有几棵很大的荔枝树,但是每年结的荔枝没有几串,还没熟就被小孩子摘光了,我也去摘过,小小颗的,皮很硬,肉只有指甲片那么薄,吃起来一点味道也没有。  不过阿妈说的荔枝树很矮,荔枝很大,肉很厚,很多水,吃起来很甜。光想着,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  我们都没有见过台湾大青枣是什么东西,都说阿妈怎么不带回来,也给我们尝尝。  阿妈说,现在青枣还没有熟,带回来也吃不了。  “阿妈,我们现在放假,我跟你去那边,好不好?”我跟阿妈说。  阿妈不笑了,跟我说:“你过去,开学了又没人得空送你回来。来回一趟,车费很贵,还是等明年,或者什么时候你放假,有人过去了,带你一起去,开学了一起回来。”  我哦了一声,好不失望。  阿妈回来的天,晚上就到商店去了,一边赌钱,一边跟村里的男人们说话,哈哈大笑。  我也跟她去商店,看她赌钱,听他们说笑话,觉得好开心。  很晚了,阿妈还不回家,我就时不时叫她:“阿妈,回去不?”  阿妈总是说:“你先回去,我还玩一下子。”  阿妈不回,我也不回,阿妈就给我五块钱,买牛奶喝,还叫我带一包回去给阿婆。  我得钱买了牛奶就回家了。   共 24317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医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云南癫痫病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